我是不是“傻瓜”?

我已经咳嗽超过十天了。很多人叫我休息多一些,不要这么劳碌。但是这几天,我还是选择出席玻州王室出席的宴会,包括理大的毕业典礼宴会,以及大英义校友会的宴会。

看到玻州拉惹也挺着病颜出席各项盛会,我更加没有休息的理由。

不是吗,豆蔻村事件一波接一波地上演,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人性可以是这个样子的。明明早上向我道歉,晚上却开记者会说他是被逼这么说的, 明明会议中答应了准备接受发展商和州政府建议的双层排屋,才踏出会议室,就对记者说他们的土地值350万,为什么才赔一间60万的房子,可是,不到一天,他们又反口,说没说过这样的话…… 莫说其他人,我也看傻了眼。

说到傻,这让我想起在狱中的一些情节。

1998年,我因为替一名被强奸的未成年马来少女出头而“锒铛入狱”。因为被关在“高度安全牢房”,我的左邻右宿都是大哥大佬,他们不是杀,就是奸,再不然就是犯下抢劫或伤人罪而走进来的。

虽然被关在不同的牢房,但每天监狱都有半小时的交流时间,让我们出来透透气。这期间,“大佬”们跑来对我说,“我是犯下错才进来的,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为了别人而蹲在这,真的不懂你是伟大还是傻瓜?”

虽然他们常抬举我,说我才是 “大佬”,但我实在不敢当,反之,还要他们多多关照狱中的生活。

一名被判终生监禁的狱友对我说,他对这个世界和社会彻底地绝望了。他承认他因自我保护而错手杀人,但对方的家人却在动了手脚后,使他的误杀罪名变成谋杀罪,而终生不得见天日。

他以为世界上已经没有好人了,直到我真真实实的站在他面前,成为他的狱友后,才让他在黑暗的牢房中见到曙光,看到人性的正义。

当然,少不了那句经典的问候语,“我实在不懂,你到底是不是傻瓜啊……”

我是不是“傻佬”?那不重要。我只知道,对的,就应该去做。

我可以理解,豆蔻村居民因为屋子要被拆而心急如焚,所以我找来发展商,从僵持不下的谈判局面,到成功“说服”发展商愿意作出让步,赔一间市值约60万的双层排屋— 这是许多槟城打工仔梦寐以求的家居啊!

这个史上最高的赔偿,也让非法房屋在避无可避的迁居过程,享有99年地契的保障,这正是我们努力做的“善后事”。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为别人的错失而承受惩罚,但却是第一次有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往我的头上套。历史依然重演,犯错的人逍遥法外,没错的人受罚,只是换了地点、换了课题、换了对象。

从坐上这个位子的第一天起,我已经准备面对一切挑战。虽然豆蔻村事件上一些居民不卖账,虽然很多人还是说我傻,惟我相信,真理自在人心。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