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票?

柏玛当巴西补选终于落幕了。因为这次补选恰巧遇到斋戒月,所以竞选的行程安排和方式也因此作出调整。

我们每天傍晚都与回教徒一起开斋。这过程是神圣的,据知,槟州民联的非回教徒领袖,是首个主动伸出橄榄枝在回教堂内与回教徒一起开斋的政府人员。

开斋从7时半开始诵经,过后只花10分钟用餐,回教徒就要继续诵经了。这时我就把握时间“赶场”跑盂兰胜会晚宴至10时半,就刚好是群众大会演讲的“黄金时光”了,一直到午夜。

印象最深刻的一晚,盂兰胜会宴会场刚好在回教堂隔壁,开斋后跨过一条巷就到宴会厅。那里的华人把酒言欢,坦荡荡在吃烧猪,隔邻的回教堂都没觉得不妥。信道教和回教的人民就这么自然的和睦共处。这时我才发现,所谓的敏感,还不是那批捞取政治资本的政客所搞出来的?

在刚开始竞选时,遇到一名华社闻人,他告诉我,“我们一定要‘拉’他下来,不能给他太多票,不然他会‘压着’你、威胁你,我已经交代大家了。”难怪当时盘口从放票3500,突然变成放票2000。

怎可以这样呢?沙烈曼是我的战友,他的票少了,我也不好过啊。我赶紧向他解释,这样的想法不恰当,如果你支持我和民联,就要支持月亮,否则万一污桶胜了怎办?

有人问我,对补选曾担心吗?原本我是有信心的,可是在选区内,我看到选民们挑着一大包的“恩物”,有肥料、锄头、农药及使用农药的仪器等,这包“糖果”,少说也有500块,虽说是老套,但最怕就是此招管用啊。所幸选举的结果显示,人民还是要以民为本的政府,华裔选票反增了6%,还以4551张多数票胜出。

补选到渔池村拜票时,我还被逼“表演”失传的粤语。一对父母领着其公子从我手中接过优秀生奖状的照片,要我签名; 另一村民告诉我,去年槟州政府分每户100令吉水费回扣,“我可以用到明年都不用给钱, “抵到烂”!”我只有看着他笑。

说回我们的沙烈曼。我替他助选,他理应很高兴才对,可是却有点顾忌。一问之下,才知道他担心走进华人村没与女选民握手会被称为没礼貌。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妙计,建议他双掌合十,遇到人就恭恭敬敬鞠躬,加上章瑛在旁不停向人民解释:他是宗教师,现在又是斋月,不能与女性接触,请大家莫介意。

有人看到这幕,问:原来沙烈曼的票,是这样“拜”回来的?

胜选当晚,想起国阵拉票时说此区是 “金童”(可以获得很多发展的意思)、还号称候选人是 “金童子”(Anak Emas),不知何故灵感涌出,在支持者的鼓动下,我致词的尾端“造”出了具押韵的马来班顿,仅此与大家分享:

金童子信口开河 Anak Emas Janji Palsu

忠孝子战胜邪恶 Anak Soleh Lawan Nafsu

揭贪腐消灭赤贫Miskin dibasmi rasuah dibongkar

多做好事弃恶行 Amal maaruf nahi mungkar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