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连篇之幽灵强盗

当首长之前,我较少出席中元节,尤其是槟城多姿多彩的中元节。槟州民间团体在庆中元的同时,也为州内华校筹款,让这个传统节日更显意义。

这期间,我几乎每晚都受邀出席槟州各街区的宴会,从去年的慢慢摸索,到今年已代表州政府,以实际行动(拨出550 万常年拨款给华校)的方式参与中元节。

除了民间的中元外,由于我是首长,也需定时出席统治者会议及间中的御宴。这些正式场合,除了统治者、州长外,尚有高官显要等,都是相当沉闷的,加上大家颈上“捆着”的“蝴蝶结”,连要吃东西也何其拘束。

幸运的是,并不是每个话题都是超闷的。有次我出席类似的场合时,就有人分享了“见鬼”的经历。

这位“大粒人”有次偕妻入住一家五星级酒店,入夜时分,房内的灯光竟然自动开关,刚入眠的爱妻在半睡半醒间唤道,“亲爱的,别闹啦!”

他担心吓着太太,就守着这秘密,直到太太“三急”上洗手间时,恐怖的事发生了。

眼见太太出来时,被一股力量抛到床上,好像女超人一样在房内飞……

过后太太惊魂未定对他说,有一个黑影把她抓起来抛,很可怕,吓得搂他不放。结果两人漏夜退房,逃离鬼地方。

人家的鬼故事是在五星级酒店,而我的则是在牢房内。1998年被判入狱时,我的牢房刚好就在死刑楼对面。虽说我入狱期间未有人被判吊刑,但有时一些狱友“鬼上身”时乱喊乱叫的声音,就像鬼戏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般。还有密不透风的狱室,偶尔会有寒风飘过之感……所幸一年多来,我没“惹祸”。

我一向来认为,鬼虽然可怕,但不像那些 “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的“鬼”那么可怕。

我党同志赵明福离奇死亡已经2个月了。他只是一个助理,却因政治逼害而送命。看看验尸庭的对话记录,还好有脑筋转得快的哥宾星,那些不符逻辑的论调,明知该查却没有查、忘记查、没有人吩咐我去查等等废话,不是“鬼话连篇”么?

还有巴生自由港口案的经理,竟然不懂什么是现金流动预测,高官当中有这样的牛鬼蛇神,难怪国民会损失125亿(平均每人500令吉),选她的高官是否因 “撞鬼”而选她?更可怕的是,人民并不知道他们被偷了钱,这简直就是“幽灵强盗”!

这个大马还真“能”!先有幽灵选民,后有幽灵党员,现在还出了一个幽灵强盗!难怪有人看到鬼影,说“样貌像我、声音像我,但那不是我”的鬼话。

七月的 “鬼门关”,时间一到,所放出来的饿鬼就会被“锁”回去。 然而,我国那些永远“吃”不饱的贪鬼,却长年逍遥法外、胡作非为,我们的国库,几乎要被这些鬼掏空了。

农历七月并不可怕,不死的“幽灵强盗”才是最恐怖的。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