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火车头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多,只要有机会站在台上发表演说,我一定会提及最新公布的国际透明组织报告中,称赞槟州政府的CAT施政方针已经有效肃贪的课题。

我实在无法掩饰获得这份肯定的喜悦。过去马来西亚都 “榜上有名”,不过一直却只有“臭名”,这次槟州破天荒被提及,还是赞扬的肯定,这对一个才执政19个月的“新手”而言,实在是太令人雀跃的消息,所以我才会忍不住与槟州子民分享这份荣耀。

从在野党时,我就憎恨贪污腐败。去年311宣誓就任时,我宣布所有政府工程必需公开招标,结果,这个全球标准的作业模式,竟然引来了习惯朋党运作者的抗议,还在光大底楼示威,说我企图借此边缘化马来人。

其实,最棘手的问题并非来自政敌,而是来自具有巫统旧思维官员的政府部门。

首先,这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高官,在改朝换代初期,依然“秉持”过往的作业方式,在明奉命公开招标,暗中却出现了太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

比如,招标从刊登广告到现场考察的日期,只有一天之差,叫一般没有“人脉网络”、无“第一手资料”,或没时时刻刻上网页者,如何安排并参与竞标呢?

虽说这未必是朋党的互惠模式,但却制造了可能舞弊的漏洞。应对这些阳奉阴违的高官,我定下每项公开招标必需至少两周,加上两周抗议期的新规则,纵然会耗上很多时间,至少成功把舞弊的可能性减到最低点,也将这个过往的“不良习惯”用政策来根除。

遇到特殊情况,如承包商在国际油价巅峰期敲定,而工程却未动工时,政府也会随油价下跌而宣布再度公开招标,以取得更理想的竞标价格。

在官商勾结的大环境下,要断绝“中间人交易”也要动脑筋。托电子时代的福,槟州政府再定下“所有招标工程一律只能网上登记”政策,要成功只能靠“电脑连线”(Cable Computer),而不是靠以往吃香的“人脉关系”(Cable politics)(特定情况{如需海外商家参与}例外)。

这一年多来,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朝廉政目标迈进。

最近听到业界流传,称“想都不用想”在槟政府机构行贿,我有点窃喜:我们的肃贪教育已有进步了!

过去一年,廉政让槟州省下3千600万令吉的行政开销、未来3年固体废料处理省下3千400万令吉,还有铁面无私向双轨轻快铁公司讨回欠下的420万令吉欠款,让穷困的槟州政府,还有钱可以分给华小、独中、赤贫人、乐龄人士。

国际透明组织的报告的一句赞美,虽然算不上什么伟大的成就,但至少证明我们一年多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除了看到一笔钱外,也让槟州在延续“民主火车头”的同时,成为大马的“廉政火车头”。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