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不怕!

每次政党大会或大选前夕,政治人物总会高喊“女人能顶半边天”的名言,以期博取占了约半人口的师奶票房,然而事实上,多少政治领袖在施政决择上,真正珍惜女人的才华呢?

要取得职场性别平衡,特别是最高管理层方面,并不如想像中容易。

去年,当我遴选槟州政府投资臂膀—投资槟城的总经理时,共接到50多份的申请表格。在一一评估了所有申请者的条件后,最后脱颖而出的是一名曾任理大讲师、充满活力的女人—旺再丽娜。

这看似简单的决定过程却面对男权社会另一股潜在的压力。有人谴责我为何偏选女人,但是大家似乎把焦点给糊模了:我是在选能力和才华啊,谁叫申请者当中,她的条件最棒呢?

除了原有由女性出任的职位外,槟州在民联的领导下,陆续有更多女人出任要职,包括第一位乔治市文化遗产办事处总经理麦姆娜、第一位女县长罗哈妮、槟岛市政局首位女秘书芭提雅、槟城环球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黄玉玲等,这些都是公共领域及私人领域中杰出的人才。

要游说能干的女性投身政府机关,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在委任槟州管弦乐及合唱团主席拿汀斯里Irene Yeap Nee(方玉玲)的过程中,我几乎是用尽法宝,才成功招揽她的。

我是在今年5月出席前任首长敦林苍佑的90岁生日大寿上碰到她,我深谙她除了是一名绘测师之外,对古典音乐有很深的研究,我最欣赏她的地方,是她敢做人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于是就力邀她出任槟州管弦乐团的主席。她并没有当下给我回复,只是说会考虑。

要把槟城打造成一个国际城市,除了工商业、经济和纲骨水泥,我们还需要世界级的文化和艺术这股软实力,槟城是除了隆之外唯一拥有州级管乐队的州属。几经游说下,她终于被诚意打动而点头了。

这下我才知道,原来文化界里的政治斗争一点也不逊色于真实的政治世界。她的委任,不经意踩到一些人的尾巴,掀起千层浪,更延伸出连番的争议。

虽然方玉玲本身也是社会闻人,她愿意受委获得中上阶层的肯定,但是却也因为一小撮人的利益受到影响,而面对莫须有的抹黑,这些人不只写信给我、通过报章放话,甚至还闹到我太太那边,要求我收回决定。

按照我的做法,我势必对任何指责作出澄清。但是方氏却认为,她要以成绩来反驳批评。既然可以委任她做管弦乐的“阿头”,那么我就得尊重她的决定。

不过,我还是很担心,毕竟骗话讲了一千次可能被人当真,恐怕舆论被定型后对她不利,但是作为亲自招揽她、委任她的人,我必需力挺到底,这样才符合星云法师访槟时,所形容的“有勇气、有动力的领袖”的说法。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