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便是爹?

在上周末由槟州政府主办的廉政研讨会上,两个部长级的“政敌”,政治利益摆一边,说出了良心话,称赞槟州政府的CAT施政方针,并认为应获得其他州仿效槟州的廉政和肃贪努力。

在一般人的观念里,政治人物因利益考量敢讲真话的可能性相当低。因此民众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来衡量政治人物的言论。

相反的,标榜着独立、为人民说话的非政府组织(NGO)就比较有说服力,因为人们认为他们是讲道理和原则。

但世事无绝对。槟城最著名的NGO,也就是槟城古迹信托会(PHT)在新领导层率领下,在一些不公事件上,选择性地沉默是“金”,实在耐人寻味。

去年乔治市成功入遗时,古迹信托会是当时对州政府最多意见、轰得最凶的组织。

身为首长,我没有因为意见和立场不同而把他们拒于门外。入遗的一个星期内,我召集了州内各主要相关NGO的代表,聆听他们对护遗的看法、意见、建议,更委任了当中“最多话”的几位,成为槟州政府古迹督导委员会的成员,希望借此把他们的专业,实践在州政府护遗的努力上。

在与古迹督导委员会的公开对话中,我们才知道5层楼及18公尺高度限制的条规,在成功申遗之前,州政府“讲到没做到”,还批了两个计划。这个冲突或会导致乔治市被例入濒危名单。为了挽救得来不易的世遗,所有古迹核心区及缓冲区内的计划一律不得超过此限,逼使一些发展商被迫降低建筑高度,才成功说服联合国,保住世遗光环。

现任州政府讲到做到的举动,引起一些发展商不满,进而采取法律行动索偿数千万,却只有前槟州旅游行政议员纪碧真公开赞扬槟州政府护遗的努力。

更让我气愤的是,中央政府没实现承诺给槟2千500万古迹拨款,反而给了同时入遗的马六甲3千万令吉时,这批“正义之士”却噤若寒蝉。

这批人给我的印象是,马六甲政府拿到钱不关我事,槟州政府生或死也与我无关。最重要的是我的NGO有分到钱就行,原则可以放一边。

这是什么道理啊?甲州古迹面积比槟少一半、古迹建筑比槟少250%、却多拿50%的钱,你也可以妥协?

中央公然架空州政府、地方政府的合法权力,将属于人民的钱直接交给官联公司分配,PHT竟然认为钱只要用于州就可被接受,他们所谓的中立,根本是破坏民主政体,纵容集权中央。

这是否意味着,以后若中央把拨给槟的款项交给路人甲乙丙丁去分配,你也能接受?

相比之下,国阵部长如诺莫哈末及纳兹里更敢讲真话,公开赞扬槟州政府的肃贪努力。

难道,在PHT的认知里,“有钱便是爹”?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