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够班”?

在政坛上被人骂,对政治人物而言可谓司空见惯。这些骂法,有据理辩论型、有泼妇骂街型,也有无理取闹型。最有趣的是,最近竟然有人骂我“No Class”(用广东话来说,就是“不够班”的喻意)。

我在想,此人称我 “No Class”,是否指我乘搭飞机时不坐头等舱和商务商,选择与百姓一起挤在经济舱呢?那就恕我无法像一些国阵领袖那么厉害,可以包起整辆飞机。

很多人都以为我选择经济舱,是因为我要省钱。其实节省开销固然是其中一个因素,但却不是最主要的用意。

上任首长初期,我舍商务舱不坐,是想让众公务员知道我们开源节流的计划是认真的,不是闹着玩或口说爽而已。在这方面可以省下来的钱其实并不是重点,也不是每一样东西都讲钱。

槟城要成为国际城市,就必需要有国际城市的水准,其公务员也务必与新加坡公务员看齐,表现得比私人界更优秀,才能推动一个城市朝国际城市的目标前进。

我希望借自身的行为,来传达州政府的讯息。我要告诉公务员,我们花钱要谨慎,开支必需是物有所值的,需要花的钱就要敢敢花,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容许你乱乱花钱。

槟城自从改朝换代后,我甚至听到消息,指坊间有承包商流传一个说法:槟城政府开源节流到槟城已经“不能”去标工了,因为他们有一个很“孤寒”、吝啬、
斤斤计较的首席部长,很难有赚钱的余地。

更夸张的是,最近还有报章说我寒酸到连首长办公室大厅的沙发椅破烂不堪了也不舍得换 – 而事实上,我们在农历新年前就发现问题了,只是大家都太忙而一时忘了将之搬下楼替换而已。

别小看这一批接一批的“蝇头小钱”,累积下来也产生了不俗的效果。2008年财政预算案,槟州政府的3千500万令吉赤字,在节约开支下,我们成功转亏为盈,变成8千800万的盈余。

而2009年的财政预算,我们也从4千万赤字转为7千700万盈余,要不是陈合裕土地舞弊案赔了1千500万万,害盈余“缩水”,槟州的盈余应是9千200万呢!

此外,我们对于公开招标也持有同样的原则。我们不只留意价格最低的竞标者,我们也要求素质和服务效率,务求物有所值。

比如说,槟州供水机构有一个出售职员宿舍的竞标,唯一提呈的竞标价,还比我们设定的底价低了21万令吉。因此,竞标者被选中,但是依然必需付出与底价一样的价钱,否则我们就要重新招标,以避免人民的利益受损。

虽然被人套上“No Class”的帽子,但是若能为槟城省下一分半毫,我也心甘情愿;反之,我相信没有一个槟城人想看到高官们扮有Class而乱花人民的钱。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June Lee  On September 9, 2011 at 4:20 pm

    做得多好都会有人说,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

  • Jason  On January 30, 2012 at 5:32 pm

    加油!真想成为槟城的居民~

  • 吳嘉豪  On April 21, 2012 at 1:06 am

    2011年在山打根把这篇文章交给YB林吉祥,不知道他是不是看了这篇文章,才有今天他强攻柔佛的传言?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47489
    请浏览www.gohjiahaurchinese.blogspot.com。谢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