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道歉

上周日我出席火箭垄尾区服务中心开幕仪式时,因为国阵拒绝就指责民联给乐龄人士100令吉是贿赂一事道歉,还要反贪委会介入调查,我就在致词时引用了槟城人常挂在口中的福建话“浩啸”(Hao Siao)来给国阵训话。

结果隔天翻开报纸,才发现原来那句话被标签为粗口,乖乖不得了,怎能成为人民的反面教材呢?

一大清早我就召集助理们,逐一咨询他们的意见。还好这堆道地的槟城人敢讲真话,说这虽然称不上“一级粗口”,但这词毕竟难登大雅之堂,朋友之间互相调侃尚可,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尤其是身为一州之长。

于是在当天上午9时的记者会,我立刻公开道歉并收回这句不雅之言,还特别感谢“提点”的报纸。

几天后我在国会遇到来自马六甲的副教育部长魏家祥,他很纳闷地问我:“那算是粗口吗?我不觉得噢 。”就连来自峇都巴辖的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也很认真问我的助理:“浩啸”粗在那里?(这两个都是福建人!)

虽然如此,我还是以槟城民情为主,错了就要道歉,道歉了就要改,就这么简单。

我时时自我提醒,不要像我的敌对政党一样,胡乱指控一番了却连一句Sorry都没有。过去一年累积下来的无根据指控,多到可以出书,比如:槟州政府回馈乐龄计划是贿赂、我不对付在议会发简讯的郭庭源是因为我们有亲戚关系、我的PG1官车年耗60万维修费、我拒绝了联邦推荐的2名华裔州秘书人选、我在外租房是贪污、说我反回教、反马来人、反华人、反印度人。

当我提出数据反击后,这些胡乱作指控的政敌就噤若寒蝉,可是却死不道歉。反之,我指前朝的4千万陈合裕土地舞弊案,迄今都没有人敢出来作解释。

更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槟雪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要求被选委会否决了。我们正想办法如何进行时,却有骨子里反对地方选举的政党领袖跳出来“教”我们怎样做,连原则都没有的政客却讲得更大声,不是风凉话是什么?

我听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名句。“浩啸”在北被认为是粗俗之语,在南则无伤大雅,这叫民情不同。难道在一些政客的心目中,普世原则也有南北橘之分?还是民联的地方选举一定要举行只因你是民联,其他政党可以骂可以说但是有豁免履行的权力,只因从未表态?

一个政党的存亡取决于对原则的坚持。我坚持要地方选举所以我想办法做,我坚持要派钱回馈老人,即使冒着被反贪委会逮捕的风险我也要做,做错的地方,就认错、道歉、改过,否则,一个没原则的政党,就像泥菩萨一样,没遇到水还可,遇水则化,就像人民的期待一样,化了。

连向老人道歉也说不出口,政客还谈什么希望?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