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书

除了当年在狱中收到我现在的太太寄来的、被狱卒删了又删的情书之外,最近我也收到好多情书,可惜都被我办公室的助理们流传了好多遍过后,才轮到我过目。

这些情书,有些是邮寄来的,有些是传真过来的,大致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手写,而且字体还是歪歪斜斜,总要费好大的劲儿才看得懂。

这当中有华人也有马来人,更有印度人。大部分的情书都很简单,就是“谢谢州政府记得我们这班老家伙”。

没想到一个纯属州政府表达对乐龄人士贡献的“小小心意”,会得到这么大的回响。尽管备受政敌的围攻,但是我在一场又一场的分回馈金仪式或银行外,都看到笑盈盈的老人家们不断地道谢。

上周五在峇都茅的颁发仪式,一名印度工友领钱后趋前来,我以为他有什么悄悄话要对我说,就借出一只耳朵,岂料趁我不留神时突然吻了我的脸颊,让我措手不及。原本他还想亲左边,我技巧性地避开,但这一幕却被快手快脚的记者们摄下,大事报导。

周六是银行发钱的首天,银行外人山人海。我问一个阿伯为何这么急着拿钱,反正有半个月时间嘛。他竟然说怕变天,有钱就先拿,“袋袋”平安才是前提。还有人拿了钱出来才对我说“原来政府分钱是真的啊!”

我不否认整个派钱过程出现小瑕疵,但我们费了大半年探讨分钱的模式:给现金嘛,又担心掌钱的公务员出现舞弊,才想出通过银行出纳的方案。

短短的两天,80%登记的乐龄人士已取得100令吉回馈金,虽然我们一再声明,不管有无选举,回馈金年年都有,也被批评为间接捞取老人选票、累积下届大选的胜利筹码。实际上,槟州政府真正的用意,是 “启迪民智”。

我常说,民联要推行三民任务,即启迪民智、赋权予民、富国强民。什么是启迪民智呢?

308以前,人民做梦也没想到政府真的可以派钱,更不敢想像会收到政府派的钱。今天,民联执政的州属,透过一项又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比如霹雳的以地养校、槟雪的拨款给独中、华小、槟州在古迹区竖立中文路牌等,以行动教育人民:政府其实可以这样的!

即使未来再出现一轮的改朝换代,人民的民智已开,他们再也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不能再被当权者当成“愚民”来看待,他们敢要求,他们也能够看穿政客的诡计,这才是分100令吉回馈金给乐龄人士后,最大的意义啊。

等到有一天,我们的财务有“赚钱”时,我们就可以像新加坡一样实践“富国强民”的良政 – 就是让人民共享国家发展的荣华富贵,把钱分给百姓。

老人的情书、阿公阿嬷兴奋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们:实施这项计划,再辛苦也是值得的!老情书原来也有温柔的一面。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