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516回忆录

诗巫补选后,槟城记者纷纷对我那晒得通红的皮肤“表示关心”,有些还很不客气地笑我“怎么赢了补选却牺牲色相啊?”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一封不漏

刚上任的第一年,我的秘书接到一名小贩的投诉电话,称其已半身不遂逾5年的父亲,最近接到市政局发出的律师信,要他偿还之前所拖欠的800多令吉“三万”,否则就要把他告上法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