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不漏

刚上任的第一年,我的秘书接到一名小贩的投诉电话,称其已半身不遂逾5年的父亲,最近接到市政局发出的律师信,要他偿还之前所拖欠的800多令吉“三万”,否则就要把他告上法庭。

最令人纳闷的是,事发起因是其父亲在10多年前,因不谙法律,而擅自在住家制作豆干,结果被市政局执法组拆掉有关结构。自此之后,他们就不再自己制作豆干了。近十多年来,已病倒的父亲也忘了是否曾接获市局的传票。

于是这名也是小贩的儿子,就跑遍政府部门寻求解决方案。其中一名负责的官员告诉他:“谁叫你们308投火箭啊,这就是要给你知道改朝换代的代价!”

投诉无门下,这名小贩致电首长办公室求助。根据有关的律师信,“案发日期”是1999年,律师信日期是2008年11月。法律追究行动迟了整整9年,实在很不合理。

于是我就要求对方写一封正式的投诉信给我,以便采取行动。收到信之后,我就正式要求市局法律顾问就此事给我一个解释。

第一封解释信这么写:“基于槟州民联政府一上台,就宣布取消所有的小贩卫生及交通传票,因此,本局已有更多时间处理之前累积及无法及处理的案件,以把违例者告上法庭。”

这是解释吗?难道从执法到告上庭,不是应该有一段合理的时间吗?

第二封解释信说:“我的任务只是执行,目前没有一项条例说明执法期限不得超过任何时间。”

写到这里,相信看官也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了。跟你作对的高官,可以有很多堂而皇之的理由,总之要借我的名,引起民怨。还好这名小贩信任民联政府不会这么糟,才让我有机会“抓鬼”。

我动用首长的权力,指示必需取消这个不符合“合理”法律程序时段内所采取的罚款,也要他立刻收回庭令,并一再要法律顾问就其行为作出解释。

就这样,几乎每隔一周就针对他的解释信要求再度解释。最后这名专找民联麻烦的法律顾问,写信来要求提早退休,我二话不说,立刻批准。

单凭一封小贩的投诉信,我不只抓到政府部门内搞对立的人,让他自讨没趣走了,也因此立下采取执法行动的期限,让往后的行动有了一个准则。

也许你不相信,但是,我真的逐一看完每一封写给我的信。这让我想起乌雪选民拜补选的福,把累积多时的诉求、投诉、问题,一次过向高官陈情,才终获解决。

对我而言,是否见到高官并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的问题解决了吗?为此,我常常对投诉者说:写一封信给我,能力范围内,我一定尽力解决,因为寄给首长的信,我“一封也不漏”!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