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

赵明福离奇坠楼死亡,已经一年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以秘书长身份,为这名我不认识的党员撰写悼文。一年过去了,赵家在这期间蒙受的心灵伤痛,已经超乎我们所能理解的范围。只希望行动党的律师团能够协助早日破案,还明福一个公道。

在这里,我不想长篇大论谈案情,以免被套上藐视法庭的罪名。我只想以一个政府领导员的角度,来探讨从明福离奇逝世,到今时今日的案情发展,对于危机管理的处理。

过去的20多年来,虽然我本身浸在政坛,不过却是一个全职的反对党。反对党的角色是监督和批评,与当上政府,需要负责行政管理及其他杂务,两者的确有很大的分别。

在管理学,危机处理是一大学问,每天发生种种的问题,处理得当就赢得良好口碑,处理略微不当则会引人诟病。尤其是在政治上,一些小问题,或根本不是问题的课题,往往在被政治化之后成为棘手的个案,要如何及时灭火,真的考验领导 人的智慧。

赵明福坠楼一事发生时,全民是震惊的。大家有着太多疑惑,可是谜团尚未解开、一切还处于未知的时刻,一些高官的言论,却直接挑起人民的情绪反应。

一年下来,事情演变到今天,验尸庭也设立了,案情的发展似乎比看连续剧更精彩。 比赵明福更早一个月发生的美国歌坛巨星米高杰逊的离奇死亡,也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死因交代。也许马来西亚“国情不同”,赵同志的死,依然沉冤待雪,赵家依然遭受精神折磨。

虽然此案尚未结束,但是普遍人民的心目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要是结果并不像大家心中的答案一样的话,将会直接影响人民对政府的信心。

同样是政府,虽然我只是掌管一个槟州,但是管理学上讲究的是个案研究及学习。政府高官在赵明福一事的处理方式,是我们的反面教材。我们必需时时谨记,万一有类似的事件发生在槟城,我们应该如何更恰当的面对及处理。

比如当一家刚移交巨款给州政府作为赤贫基金的发展商,其发展计划导致邻近房屋地陷时,全民的目光自然会盯着州政府,一副“看你怎样做”的模样。(我也理解这是人之常情,所以不会怪人民)

当时,州政府二话不说,先发出停工令,直至调查报告出炉,发展商愿意承担一切维修道路的费用为止。至少处于弱势的居民面对的问题,肯定会获得比预定时间更早解决。

很快的,人民就忘掉这件事。危机处理的速度和方式,让人民对政府有信心,这处理的模式,也符合一般民众对一个政府的要求。要是连政府都不施压的话,发展商真的“睬你都傻”。

自此之后,槟州人民知道,他们在民联政府的管理下,是不会被大财团所欺负的,同样的,商家也知道,做好本份就能够获得州政府的支持,只是不能典当人民的利益。

不只是在商,在政治上,危机处理得当是一个转机,处理不当则是一项坏记录,一切都会写在历史上。赵明福案就是一例。

明福走了,但其精神永存。让我们齐盼此案早日水落石出。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