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盲

过去两个星期,媒体热烈讨论“小拿破仑”。一些有识之士认为,我贵为一州之长,不应该公开骂高级公务员,即使是他真的无能、不负责任,也不应该这么对待。

但是,同样的情况,要是一名公务员非常有效率,那我能不能公开赞扬他的杰出表现呢?若你准许政要赞美表现特出的公务员,却不容许责骂表现差劲的公务员,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单看近期的报导,很多人以为我只有骂没有赞(那当然,媒体肯定喜欢放大相骂的新闻多过歌功颂德的新闻),过去两年,为了杰出表现的公务员,我可以说拼尽全力坚持到底。

先说槟州秘书。原任的查玛鲁丁荣休后,原本中央要派另一名高级官员过来取代。但是我们坚持,槟岛市政局主席再纳的能干和效率,才能够符合我们的步伐。那时候,有人甚至转告我:你只是一个州政府,无权拒绝联邦委派的人选。

要知道,选贤与能是州政府的施政方针之一。要打战已经半生死了,如果在自己管辖下还“收留”多一个贪官或“小拿破仑”,不只槟州人民没有好日子过,我也会被气到半条命。况且,槟城要成为一个国际城市,国际城市需要拥有国际思维的公务员。

多方研究后,竟然让我发现到州法律第6 A(4)条文下,是对州政府有利的,即:凡是州行政议会的成员如州秘书或州财政司,务必在首席部长面前宣誓,方能就任有关职。

我就放话:希望联邦可以与州政府合作,否则闹到我不出席宣誓仪式,就“不好看”了。

僵持两个多月后,联邦选择发委任信给我们属意的再纳当上州秘书。

看到再纳的个案后,槟州公务员士气大增。大家清楚知道,只要秉持廉洁、有效率默默耕耘,在槟城当公务员,总有出头天。

后来州财政司升职调往布城后,表现特出的威省市政局主席法立占也升级。再后来,揭发弊案的回教法庭法官尤索夫,也获颁首创的廉洁奖及拿督勋衔。

虽然有人对我在槟岛市长陈清水退休后,没有把官位委任华裔出任而有怨言,但是我认为,受委的芭堤雅是最有资格的,她除了是女性,更是一名绘测师。我们应该不看肤色看本色,才真正选贤与能。

说回小拿破仑,近期雪州学校被揭发校方不许设立非回教宗教学会一事,难道不是小拿破仑干的好事吗?轰轰烈烈吵了一轮后,搞鬼的人继续逍遥法外,“庆幸”的是没有反对党政治人物加入战围,否则又变成政治课题。

什么时候我们的一个马来西亚才能变成一个真正“色盲”,只看本色(表现)不看肤色的国度呢?瞧瞧在聂阿里事件的演变,明明是表现的问题,却变成联邦与州政府的对峙,你就知道答案是什么了。让我纳闷的是,委任州秘书事件上,联邦可以与州政府合作,为何聂阿里事件却不能呢?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