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昂贵的课

政府官员和政治人物之间迥异的处事方式,直到今天,依然是处于两者必需边做边学习的阶段。

就拿最近发生在槟城地标性建筑物光大的两件事为例,恰恰说明了大家在处事及作决定时不同的考量,以及必需互相调整的地方。

就在我于光大二楼停车场走廊处被一名老翁袭击之后,警方认为有必要加强保安措施,因此州秘书处即刻决定关闭5个通往停车场的入口。

当时我已启程前往泰国公干前,出发前把此事全权交给负责行政的州秘书。回国之后,发现到毗邻商家的反应非常大,而且对他们生意的影响也似乎超越了早前的估计。

我曾询问这项决定的理由。他们给的答案是:在会议上咨询过消拯局后,了解那并不是紧急出口,因此关门不影响逃生,出席的警方代表也没有异议。

但随着“光大成”自焚而再度使槟城成为全国焦点后,压力随之而来。官员有错吗?他们坦诚,有顾虑到会影响生意,但不认为程度会这么严重。若试验了一周的关门决策造成困扰,他们愿意再次召开会议,商讨两全其美的对策。

这时,很多“路边社”时评员就议论纷纷,有人甚至在自焚事件后把当时决定关门的官员标签成蛀虫。

他们是蛀虫吗?他们有贪污舞弊滥权吗?他们的诚信有问题吗?我认为不。他们只不过忘了政治随时爆发成课题。再者,他们做决定是基于专业的考量而不是政治的考量。

在这种情况下,我虽然身为一州之长,也必需尊重当时高官们集体作出此决定的因由。论行政,他们是专家;面对社会舆论压力时,只要确认没有违反州政府的CAT施政方针,我必需挺他们—尤其是他们发现事态严重后,也自愿再作研究之际,否则,你凭什么要公务员给你效劳?

另一宗被“五毒散”玩成种族课题的光大斋戒月摊位课题,报章封面指是州政府再度边缘化马来人、不允许马来人在光大经商,经查证后,原来是该商会代表向参展商家收钱后,并没有把钱交给负责管理光大产业的槟州发展机构(PDC),负责行政的官员(也是马来同胞)当然不肯在没有收到钱的情况下把摊位出租。

在这情况下,难道要我贸贸然采取纪律行动对付这名真正依法行事的官员吗?那个从代表摇身变成控诉者的始作俑者呢?

官员始终是官员,很多好官做事非常专业,就是每一项决定仅从他们所认为最专业最理想的方案着手,政治因素未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作为他们的上司,我必需承担不够完美的决定所引来的压力。

做错并不可耻,只要知错能改,秉持诚信、不滥权、不贪污、没舞弊,就值得我一挺。这“两单”大事,就当成官员及政治人物的一堂昂贵的课吧!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