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误会

刚过的星期三,是我心情起伏得最离谱的一天。早上翻开中文报,映入眼眼帘的,是政府的经济转型计划,报导说,政府将兴建一条从槟城至新加坡的高速铁路系统,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真是很“一个马来西亚”的感觉啊。很高兴,也有点感动,我们的联邦政府终于一视同仁、在我们没有乞求的情况下,主动赐给槟州一项巨型的基设。单是想像可以从槟城乘高铁到新国我就振奋了,还在当天记者会上受询时,拼命地感谢联邦政府。

可惜的是,才高兴不到半天,我的助理告诉我,经济转型计划大吉隆坡实验室副主任已经澄清,说吉隆坡衔接至新加坡的高铁计划,并没有包括槟城在内,是地图上的地标让大家“误会”了。

你可以想像我的心从最高处跌入谷底的感受。早前高兴的理由,不只是联邦愿意在槟城发展,而是 “主动地”看到这里。我始终觉得,“主动”对一个好政府而言,是很重要,也是获得人民欢迎的主因。

就说槟州政府每年回馈乐龄人士100令吉的计划,很多老人家说,他们高兴的不是那100块(那实在是微不足道),不过感动的是在于他们没有“讨”,政府却主动“给”的那份情怀。

这让我想起几周前,我主持槟州土地局会议的一个个案。地主向土地局提出申请,要求减低从农业地转为建筑地的土地费,对方给的理由是:大约6年前,这片地皮原属第一级土地,但不知何故,土地局官员犯了技术上的错误,其地皮不小心被降级成普通地皮。

虽然地主每年需要缴交的地税近乎相同,但是,在国家土地法典内,被列为“第一级”(First Grade)的土地是可以不需向政府另行申请批准,就进行任何形式的活动或建设。

因为地主的地皮无端端被降级成普通等级,因此他的权力也“降级”了,在计划发展时,需另向州政府申请土地转换,并需要为其8依格的地,缴交67万9千零81令吉的地价。所以,他才可怜兮兮地写信来要求减价。

我翻看过往的记录,原来此案也曾带到上诉庭,当时的大法官阿都拉曼说是州政府的错,不能撤消,只有上法庭,而前朝政府也不认账。地主为省却麻烦,就此止步,结果今天反要交大笔地价。

我认为在正义上,我们应该主动给地主“平反”,还回他原有的“第一级”地位,即使这明明是前朝政府犯下的错,但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承担,因此会议议决,基于错误为政府所犯,还原第一级土地后,地主要做什么都可以,土地根本不需转换,分毫也不必缴。

其实,我大可玩“奸角”,假装扮成很好的样子,意思意思给地主一个10%的折扣,然后一副“你看我这个政府多好”的样子。但是我选择不这么做。我相信公道和真理必需获得伸张,是主动的那种。

至于联邦的高铁,原来一切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