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搞什么鬼?

在全球化的年代,珍惜人才已经成为各主要国家的首要任务。连联邦政府也特别在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注资3千万令吉,成立专才机构(Talent Corporation),以吸引人才回流。

可惜时的是,这边厢才传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那边厢却从媒体报导上得悉,本年度剑桥排名第一的大马籍优秀生,原来真的只让我们骄傲几分钟—因为他选择了新加坡作为发挥的天地,而不是回到生他、养他的大马。

站在一个人才的立场,我们不能责怪他的决定。人才只会往有发挥空间的地方去。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爱惜人才、改革国家,不能只是用口讲爽,还要付诸予行动,才能让真正的人才心甘情愿回来,发挥他们的创意。

槟州政府明知这条路(吸引人才回流)很难走(因为新国最好的专科医生,很多是槟城人),但是我们还是先成立了由工业界主导的科学理事会,从学校开始激发同学们对科技的兴趣,进而一步一步扩大功能。

除了正经八百的政府,其实政党也应该随着时代的转变而作出适当的改变,特别是给年轻人一个发挥的空间。

就以槟州行动党筹款党总部的晚宴为例,虽然我本身贵为党秘书长,但此晚宴的节目,我完全没有过问,结果竟然让我又惊又喜。

除了正规的领袖发表谈话之外,餐饮服务深获佳评,基层的年轻党员,甚至搞出了一个13分钟长的舞台剧表演,以三语主播播报新闻的方式,幽默地带出了时事课题,并技巧性地对社会不公的现象揶揄一番,其中包括异国女朗客死异乡案、赵明福案的新闻报导、国大党领袖宣布下台的模拟记者会、播报员被ISA抓走等。

我也是在当晚才知道这群年轻人在搞什么鬼。坐在观众席的我,笑得连眼泪也飙了出来。隔天,我就要求“主谋”黄伟益及邓晓璇,能否把舞台剧也搬到其他晚宴“重演”,甚至展开全国巡回表演。

老实说,踏入半百之龄的我,真的无法想出类似的创意。幸好敢放手给年轻人“表演”,也给他们有一个发挥的平台,结果果然不负众望,连一名戏剧教练也呼好。

其实在这之前,州内一些议员服务中心筹款宴,也有很多别开生面的表演,如铜乐队+本地艺人友弟演奏会,议员的晚宴+个人自弹自唱演唱会等,相较于一些暮气沉沉的政党,人民当然认为行动党比较有新鲜感。

也许很多人会问:为什么我们执政了,还要辛辛苦苦办一场又一场的筹款晚宴呢?原因很简单:我们没有“吃钱”,也没有“公费党用”,以行动贯彻党政分治的理念,希望行动党支持者多多包涵。

虽然我一直提倡创意,但是在政治上,“找钱”不能有“创意”到打政府荷包的主义,还是要依循传统的方式辛苦向公众筹钱,否则就沦为滥用权力、党政不分的一份子了。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