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倒的神话

周二的槟州立法议会,“又再”有幸成为各主流媒体的封面新闻。

一群不满政府的示威者,拼命地摇晃着州立法议会的大铁门,有者甚至用铁链将自己捆绑在铁门上,呐喊的声量,连站在会议厅内提呈财政预算案的我也隐隐约约听得到。

这的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我以为宣布槟州从明年起全面展开无塑料袋将会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大新闻,岂料一场走调了的示威活动,把一切的美好转成另一个画面。

从40多年前的在野,到今天的在朝,我都认为人民应该受赋予和平示威、和平请愿的权力。记得我刚上任的第一个星期,因为要执行公开招标制度,结果引起一些之前即得利益者的不满,立刻走上街头示威。

当时被不习惯见示威场面的槟城记者追问时,我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每个人都有示威的权力啊。”一个出乎他们意料的答案,让他们都愣在现场。

以前槟州还是国阵执政时,行动党也常常到州议会外请愿,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否认的事实。可是请愿归请愿,当时我党党员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拿几张卡片写一大堆标语,然后移交备忘录,再开记者发表意见,而不是像这次那样让人惊心胆跳。

以前我们讲要公开招标,现在就公开招标给人民看;以前我们说应该放中文路牌,做政府半年内我们就做到了;以前说要制度化拨款给华校,我们也做了;在野时我们认为人民应该有和平示威的权力,我们也一样做到了,可是遗憾的是,迎来的却是与文明有一段距离、从示威走调变成暴动的场面。

眼前的这一批人,以前不是说“示威不是我们的文化”吗?怎么换了一个身份,就成为暴动的急先峰了?为何由同一领袖领导的人,在不同州对同一课题的立场可以大径相庭呢?不同地方的警队,在同一情况采取不同的速度处理,真的让我一直大找一个马来西亚在哪里。

诚如我在世界华人经济论坛所说的,成功之道,是一致、透明和法治。立场一变再变,叫投资者何来信心?还有, “有人在朝好办事”的朝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要的是“懂得依法好办事”的法治社会。

你要在槟城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你不需要认识林冠英,也不需要认识哪一个党要,你只需要认识规矩,就通行无阻了。这是一个外国投资者对我的真心剖白,让我内心震撼了好一阵子,也证明我两年多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说回州议会的呐喊摇门示威事件,不幸中的大幸是,这篱笆前的老铁门,经历多番众人的大力摇晃却屹立不倒的神话,原来也是“没有偷工减料”这么简单,就像我们的决心一样,屹立不倒。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