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在父身,痛在儿心

为了砂州大选,我展延了到国家心脏中心的年度体检,而我的父亲林吉祥也将预定的眼角膜切除手术延后。

选战结束后,砂州12支火箭升空,我的体检报告也出炉,一切还好,连医生也没兴趣跟我汇报医药报告的内容,想当然必是没什么坏消息了。

父亲也在战后(砂州选战后)进行切割眼角膜手术。手术一切正常,只不过他这个工作狂,手术后的一天就忍不住频频开iPad及黑霉手机看资料,搞到我母亲成天碎碎念。

4天后,我和父亲就飞往砂州赴宴及谢票,并在周六入住古晋的Kingswood Inn酒店。隔天清早7点从浴室出来时,我发现手机有父亲的未接来电,感觉“有点不妙”。

用酒店内线电话找老爸时,他告诉我:“冠英,这次大灾难啦!我睡醒揉了眼睛一下,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清楚电话是否有盖好,也不理身上是否还穿着睡衣,我就这样奔到同层的父亲房了解情况。

往古晋看眼科医生的途中,我一直联络不上当医生的弟弟,只因他正在参加骑脚车运动。古晋的专科医生以抗生素先给吉祥撑着,试试看能否有效。虽然当天是公共假期,但医生和医院皆不愿收费。

古晋专科医生和我弟弟皆同时表示,动眼膜手术发生眼内炎的案例只有0.1%,而且很大可能是发生在名人身上,这是医学的数据,果然“很巧“。

周日回槟后,在另一个专科医生的劝告下,父亲以打针对抗细菌方法治疗无效后,隔天就需立刻动手术。不巧那天也是槟州立法议会的口头问答环节,我先奔到医院探望老爸,然后赶回州议会回答问题,休会期间、父亲手术前,又赶到医院给爸爸加油。

手术前,我们全家守在病床前,面对种种未知数,场面肃静得可怕。这时我竟然双眼泛红,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握住爸爸的双手,真希望躺在床上的是我,而不是他。

父亲动手术期间,我在手术房外批文,以度过那难熬的时光。手术成功了,医生告诉我们,他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首长,也不是吉祥,而是他那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儿子,因为林吉祥是他们的偶像。

社会需要有正义感的政治人物来治社会的病,但是却更需要医生来医病、救人。纳闷的是,砂州大选败下阵的人联党沈桂贤心脏专科医生竟然说败选后失业。要是砂州容不下他,我真的要把他请来槟城,救救我们的命。

吉祥在手术后,一样面对太太的“监视”。一看到我母亲走进病房探病,握在手中的iPad就会在一秒半内被藏到床单下,担心会被“充公”。可是主治医生第二天说,手术后进展不错,眼睛需要多多运动,多看iPad也无妨,结果老爸就以医生的“圣旨”说服老妈让他继续看iPad工作,弄得老妈无话可说,但老爸却比中彩票更开心。

老爸在康复中,我在此代表我的家人,向所有为吉祥祈福的民众说声谢谢。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Wong Teck Hock  On May 7, 2011 at 8:57 am

    祝老大早日康复,加油。。!!

  • 吴嘉豪  On May 9, 2011 at 2:19 am

    致林冠英首长的公开信 吴嘉豪

    笔者近日上网查阅《亚洲眼》的《今日YB,昔日ISA下囚》。最令笔者感动万分的一句话即:从扣留犯到首长,林冠英尝尽了甜酸苦辣,人情冷暖点滴在心头。近日林首长陷入多事之秋,虽然笔者感概人生的无奈,但是深信林首长将以同人民群众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度过他政治生涯的风雨。

    世界银行刚刚公布了有关我国人外流的报告《马来西亚经济检视:人才外流》(MALAYSIA ECONOMIC MONITOR:Brain Drain)。在2010年时,大马人才外流保守估计有100万人,比起过去30年剧增4倍。单单新加坡,就占了这些外流人数的57%,其他的主要迁入澳洲、汶莱、英国,以及美国。至于流入新加坡的人士,华族就占了将近90%。

    另一边厢,根据联合国近期报告,2100年世界人口将超过100亿关口。如果不努力改变这个格局,人口负担将给最穷的国家带来最恶劣的影响。这是个反乌托邦式前景。尽管人类拥有无可置疑的创造性,但100亿的人口无疑会增加资源压力,破坏生态系统。

    林首长成功把槟城打造成全马首屈一指的先进州,固然可喜可贺。然而,以上两份数据显示,槟城要维持大马第一州属的地位,挑战将会接踵而来。铁窗首长做了无数惠民利国的措施,仍然饱受政敌围剿,看在冀望望经济复苏的百姓眼里,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令宵垂泪痕。林首长务实的执政、远大的抱负,实令海外许多投资家刮目相看,最近神州热钱涌入槟城房地产便是林首长独占我国政绩鳌头的铁证!

    夜视太白收光芒,报国欲死无战场,笔者被当局发放边疆,离乡背井。虽然受尽世态炎凉之事,却横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除此之外,笔者可怜报国无路,空白一分头。都把平生意气,只做如今憔悴,岁晚若为谋。此意仗江月,分付与沙鸥。岳飞曾道: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笔者苦读寒窗十载,准备为华教献身,然而却做了人道精神的使者,被派遣教育非法移民的后裔!这叫人情何以堪?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笔者领悟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在政治上还没实现人人平等、在经济上未曾改革开放、在文化上仍无与时俱进、在教育上还未铁树开花,笔者为了安邦兴国,诚心诚意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笔者呼吁怀才不遇的青年们与其蹉跎岁月,不如励精图治,卧薪尝胆,运筹帷幄,把国家的诚信复原,缔造百姓安居乐业的繁荣景象,打造国家成为世界的世外桃源。

    林冠英首长在大作《量多不如质好》里透露他接见了新加坡总理公署经济发展特别顾问杨烈国之后,感到一丁点的危机意识,忧心大马人才外流。林冠英首长曾云:愿意因尝试而失败,也不愿意因为害怕失败而不去尝试。笔者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纵然笔者人微言轻,才疏学浅,可是愿意尝试,不自量力地毛遂自荐,愿意当林首长的郭隗,为槟城召来更多的奇人异士,使得东方之珠绽放有史以来最光辉的光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