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何苦为难女人?

过去两年,我的专栏都是以槟州施政作为讨论的焦点,鲜少谈及政治这块敏感课题。但这一期,我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谴责大男人主义的论述。
Continue reading

风花雪月VS 不见天日

过去一个星期我忙着陪同州元首封赐有功人士。
Continue reading

科学施政

周三我应邀为威省一家绿化工厂主持新厂开幕礼。厂主是道地的槟城人,名陈荣生,之前曾经跑到外州发展,就在民联上台后2008年杪,他对新政府信心满满,虽然当时经济低糜,也立刻以每平方尺12令吉20仙的价格,购下现有的武吉敏惹工业地建新厂。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