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VS 不见天日

过去一个星期我忙着陪同州元首封赐有功人士。

其中,最让媒体“关注”的,莫过于州元首封赐榜上名列榜首的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玛。无独有偶,州元首诞辰也落在709这个“敏感时刻”。

周二总警长领取勋衔那天,依据礼仪,我也得陪同总警长及州元首用餐。虽然对几天前的事件意见不同,但大家很有默契地避开敏感地带,风花雪月谈槟城的美景美食,尤其是古迹,让这顿原本有点压力的茶点圆满结束。

席间,槟州总警长阿育提及槟城有间警局是全马来西亚最老的,已有204年历史。这引起我的注意,于是我向全国总警长建议:既然乔治市已获得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城,那也应有一间古迹式、有历史价值的警局作卖点。

远的不说,土库街消防局正是英殖民时代的产物。今天它依然屹立原地、扮演着救火先峰的角色,而其意义却是其他簇新、先进消防局所望尘莫及的。既然消拯局有建筑具古迹特色,那槟城的警局,是时候研究研究了。

说是“风花雪月”,但我依然期盼总警长可呈上建议书,让警局也具古迹味道。

虽然封赐仪式有点冗长,但封赐威省市局的6名清沟英雄前后,却让我难忘。威省市长麦慕娜告诉我,封赐礼那天,她竟然找不到她的同事。

她说,“平时他们穿制服,我老远就找到他们,今天他们穿上笔挺西装,我也认不出他们了。”

后来,她在市局秘书协助下,才终于找到6名刚领勋的清道夫,齐齐合照、接受记者访问。

原以为已是“旧闻”,但翻看报章,媒体依然对清道夫受封大篇幅报导。除了接到公众道贺州政府封赐低阶员工外,市局的工头,也写了很长的感谢简讯,表示他此生从未想过有机会登上受封殿堂,接受这等的荣耀。

是的,勋衔过去都是权贵阶级的专用品。民联上台后,要把槟城从“垃圾之州”转成“重新擦亮的珍珠”,去年无意中看到报章刊登一张清道夫全身浸在污水中清理垃圾的照片,让我震撼不已,就盟起给他们奖励的念头。

除了政府发给的奖金及奖励之外,很庆幸的是,州元首也二话不说就批准了,清沟英雄才能够成为大家的焦点。

他们虽然受教育程度不高,工作环境恶劣,每天在不见天日的深沟中工作,但是他们的辛苦,政府不只看得到,还特别嘉赏。同是一批员工,他们现在对主管说,“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尽管找我,不用等明天,我立刻来清理!”

难怪前几天我在小巷喝咖啡时,有一对年轻的怡保夫妇对我说,“林冠英,我们搬来槟城住了。这里环境清洁、有制度,最重要–我们好像去了另一个更好的国家”。

清道夫工作心态的转变,只因他们的贡献获得政府和社会的肯定。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告诉我“想不到我们在不见天日的环境工作,你也看到我们。”

原来,只要给予肯定和尊重,你就会赢得一切的支持和支援。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