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为难女人?

过去两年,我的专栏都是以槟州施政作为讨论的焦点,鲜少谈及政治这块敏感课题。但这一期,我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谴责大男人主义的论述。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上周出席马六甲马华代表大会时,不知何故把我太太周玉清扯进话题,称她是少有的“在马六甲中选,却在槟城服务丈夫的议员”。

蔡总这话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呢?单从言语上的“服务丈夫”字眼,就充满着大男人主义的影子。为什么是“服务丈夫”呢?难道为夫者就不能够以服务太太为荣吗?言语之中隐藏的毛毛之意不言而喻。

也许对他而言,女人只不过是应付生理需求的工具,发泄兽欲的性代表。

我承认,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当上槟州首席部长。我的太太也从来没有预料到会当首长夫人。相信蔡细历也从未想过他在三年前会因个人问题而引咎辞职,更在较后依然当选总会长。

尽管这可以是政敌猛攻的要害,但是我向来从没对他作出任何人身攻击。遗憾的是,马华的领导人却以人身攻击来对付我太太。

在这事上,我同情太太的遭遇,我更不忿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虽然蔡总对我太太百般无礼、甚至如斯羞辱,但我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之,这却让我更同情他的太太。

她当年所受的羞辱和痛苦,非我们局外人所能理解,以同理心看待,既然今天我就自己的太太被政敌羞辱感到愤怒,我更能理解他太太当年吞下的苦水。

蔡总的这番“伟论”,连其党同志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也看不过眼,发文告谴责自己的总会长“用词不当”。江氏在大是大非前不计党派,分辨是非,诚属难得,更值得赞赏。

诚如江雪霞所言,职业妇女要家庭事业兼顾,并不简单。我太太连续三届中选哥打拉沙玛那区州议员,多数票一届比一届多,如今因一场政治大海啸而当上首长夫人,身兼太太、首长夫人、母亲、代议士多职,她从未埋怨。

我与太太结婚时,她还不是律师,只是一位拥有大众传播文凭的大学毕业生。是我鼓励太太读法律,她千辛万苦考到律师牌,然后有人问我:“你不怕你太太比你好料吗?”

看着心爱的人成长,我是欢欣的,因为能分享她的成长;只有没自信的人才会怕另一半比自己好。

308后她基于分身乏术,断然结束了本身经营的律师楼,除了照顾孩子,也专心做首长夫人和代议士。

今天,身为首长夫人,她积极在州内推动玩具图书馆概念。从平凡家庭出生,她深谙贫穷孩子没钱买玩具的心情,就推动了二手玩具捐赠图书馆,把欢乐带给穷孩子。

有时在一些官方场合,就官方礼仪,她本应时时陪伴在我身边,但是为了回甲州服务人民、为了承诺,她常常当空中飞人奔波两地。这点尚能获得州元首的谅解,可是当过大官的蔡总却刻意刁难女人,同时无视大马驻美国大使贾玛鲁丁弃选区不顾长驻美国,双重标准可见一斑。

蔡总常常说,他不是一个不认账的男人。可是,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没看到他敢敢道歉及收回不当言论的“高调问政”呢?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BanLeng  On September 2, 2011 at 6:10 pm

    我想您的太太是很幸福的,因为你能体谅她的辛苦与付出。我尊敬你,也钦佩您的太太,加油!

  • ShirlynHoe  On October 23, 2011 at 5:53 am

    在槟城哪里有玩具图书馆?我有好多的二手玩具可以捐出来。

  • val  On October 27, 2011 at 2:14 pm

    加油。凡事依靠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