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上期写了一封公开信之后,部落格的留言一口气创下了历史新高。很多面子书的粉丝,更不断地在网络上转载这封信,直到今天,我的官方电邮还陆续收到感言。

读者这番反应的确是我始料不及的。一直以为,这只是我在陈述、人家在读的小栏。看着每一封充满感情的来信,我不得不逼自己更努力工作,以不让大家失望。

来函者,有些是槟城人,有些直接说是钟灵生,有些是其他州属的马来西亚人,更多是选择留在槟城的槟城人,大家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对这个国家浓浓的情感。

细细咀嚼着每一封信,我有如在看着每一个人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不舍地被送离这个国家,无奈地在陌生的国度赚外汇、争取发挥的机会,却在夜阑人静时难忍寂寞,一种用金钱填补不了的寂寞。透过长长的电邮,我看到想家的心。

已经回来的,读后想起了回来的目的– 要和槟城一起进步。一名在英国毕业的博士,目前在西南区工厂任职,在信中自我调侃说自己不是精英,不过却对信中的内容感动,觉得回来是正确的决定。

然,对我而言,最感动的是你们能够看到这封信,然后愿意花时间来分享你们的故事,让我看到你们对这个国家还抱有希望。

也有人说,逝者已矣,来者可追,不要老是展望已经流失的精英。这点我绝对认同。这就是为什么我拼命地颁奖给在籍优异的同学们。这里要是栽培不到你,不要紧,你学成一定要记得回来槟城啊!我的口头弹,连采访的记者都背得出来了。我的“策略”是:成长过程中有张首长颁奖后的合照,应该能留住一些。能留住多少,就留多少。

有一名中六生,因为讨厌警方的贪污而要到外国念法律然后回来做警察,让人民对大马警察刮目相看。

其中一名读者还安慰我:“不知有没有机会可以回流,石油相关的行业毕竟在槟城没有起步。但没关系,走一步见一步,急不来”。我说,我等着你回来,因为我已经请了一个熟悉石油业的专才,在槟州发展机构负责与亚齐开发石油业的潜能。

离家的,总是逼不得已,他们说政府排斥他们,但外国大学和政府却收留他们,给他们奖学金,人才身处绝境时被外国的雪中送炭感恩 – 这是摘自其中一名留言者。他说“等到有一天,我们不必天天受国阵政府屈辱,就是回家的时候。期待着一个可以回的家……”

虽然对着电脑荧幕,但是我却看到你们留言中的眼泪。不敢说自己带给你们多大的希望,因为除了在群众大会上用口讲之外,我在政府里的每一个良好施政,都是用双手去做,用双脚去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希望是要做给人民看,不是讲给人民听爽的。

希望你们看到这个国家的希望,更希望你们回家的日子,不再遥远。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Shuner  On August 27, 2011 at 12:59 am

    林首长,您真的让我们很骄傲。我看了您的专栏,很感动。

    之前我也是在新加坡从事石油行业的,一直都有关注槟城的发展。

    很庆幸自己在308投下了神圣的一票。我想说,无论新币有多强,那里毕竟不是我们家,他国政策的修改,往往是冲着我们来的,生活压力和不安定感,更加深了我想回家的心。

    是您~让我从新看到希望!结果,我在今年二月回来了。。。

    现在,更让我看到了重投石油行业的机会。。。

    我想请问,金融业的发展,在槟城,有可能吗?

    借此送上我最真诚的祝福。。。谢谢您,首长。。。

  • bl  On August 27, 2011 at 4:35 am

    林冠英哥哥,请恕我的无礼,因为三十多年以来首长对我来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个名称,您的亲切让我更希望称您一声大哥!!

    的确,我曾经也崇景当一名正直的警察,就似那一名中六生,但也厌恶警方的贪污最终放弃了自己的理想。。。

    而今天修读森林学园林管理的我,却因为国家的教育提供了机会,国家的制度却抹剁了我的就业机会,什么故打制,土著。。。让三年的职业教育无用武之地,毅然飞往他乡,到了新机内亚,一个比起马来西亚,真的不算什么的国度,但它却像雪中送炭般给了我机会。。。夜阑人静时,也有想家的时候,无奈自己的“家”,却始终像拒人于千里之外似的。。。抱怨,埋怨,是消极的态度,我会以正面的期待方式,等待着一个可以回的家的机会。。。

    回家,感觉始终是最踏实的。。。

  • justanotherengineer  On August 27, 2011 at 10:00 am

    I am glad to see Oil & Gas industry will be in Penang soon. I believe that this is the best time to contribute to the state.

  • koyushi  On August 27, 2011 at 5:39 pm

    Dearest YAB Lim, WE LOVE YOU and thank you!! thanks to you and all your comrades for doing all you can for the state, I now call myself a patriotic because we see hope in you. We used to say.. We love Malaysia but Malaysia don’t love us but now we see how much you love the rakyat, so, thank you very much!

  • 胡廷峰  On August 28, 2011 at 1:17 pm

    给林首长的公开信

    在这个佳节前夕读了林首长您的‘回家’感触良多,您用心良苦,在下能够体会,然而回家的路对我而言似乎依然遥远…
    此前我曾想过透过报章发表关于本地宇航工程系毕业生的困境,拜读了您的文章后,在这个祖国佳节临近寂寞万分的夜里我决定提笔,分享在下的‘宇航路’。

    在下是柔佛人,2008年USM宇航工程系的毕业生,毕业后曾积极找过宇航领域相关工作然而都不得要领,无奈投入一间外企脚车厂担任工程师(这很可笑吧,犹如天堂掉入地狱)。当然有些较幸运和有靠山的同学有机会进入宇航领域但只占很少数。我仍然记得当初给我面世的经理好奇地问过我说说为什么我会从宇航工程系的背景转投‘脚车工程’,我给他的回答是我找不到宇航方面的工作。而他也接下去问说要是有一天我能找到宇航发展的机会我会如何打算。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会离开他的公司。很感谢的是我的坦白得到经理的谅解和接纳让我到他的公司上班,还工作了长达一年多之久。

    在下不是高才生也不算什么人才更加不是什么精英,STPM没有4个A, 大学成绩也并不是非常优异然而投入宇航界发展的心依然不断的萌芽法酦。在外企工作的这段时间,我仍不断地从互联网获取宇航业方面就业机会的信息,其间投过不少履历表于本地宇航领域这包括马航的管理和技术部门申请就业,甚至特地到新家伯购阅星期六的海峡时报寻工,但全都不了了之。此外,我也申请过本地大学升读硕士但不是得不到奖学金,就是所配专业不是心属的。而我的母校当时正面另“校园政治”的‘腥风血雨’,许多资深任教多年的教授遭到宰割不被续约或遭降级,导致那些跟随他们的硕士博士生得更换导师一些则被迫弃学。自然的我没考虑回到母校升学。

    我没有灰心,本地大学的不到满意的结果我便把目标放在国外大学。一次偶然及会让我误打误撞进入欧盟官方网页而阅读到了关于他们发扮奖学金于第三世界国家的广告(马来西亚也被纳入第三世界),奖学金不但包囊了所有学费更包括每月开销及飞机往返机票费用。然而当时我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他们所要的人,‘没关系,反正都不需要面试,就试试看也没什么损失,给自己一个机会’就这么鼓励自己,把申请书寄去了。
    两个月后,在2009年的农历新年除夕,我从瑞典皇家技术学院系主任得到了人生最大的红包:他们不但入取我为宇航工程系硕士生,更会豁免两年学费,每月除了派我生活费还承担一年一次回国的往返机票。就这样半年后我便离开祖国到瑞典继续了我‘宇航路’。如今我已完成了在瑞典为期一年的学习,目前在比利时一间从事宇航领域的公司实习,顺利地话明年6月便可完成2年的硕士课程。
    林首长,抱歉了,虽然我开始看到马来西亚的希望但我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觉得毕业后贸贸然回国并非上策,能够的话我依然希望留在欧洲一段时间,至少这里让我看到机会不管前面有多少的精英,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上天还是会眷顾爱拼的人。就如您所说的我已做好心理准备未来陪伴我的是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每逢佳节对亲人倍感思念的心情。

    至于本地大学宇航工程系的学生,希望你们不要对自己的兴趣愿望再心存怀疑,努力好好的完成你们的学士课程,要是毕业后找不到这方面的工作不要气馁,可以选择继续升学,国内没奖学金或专业不心属没关系,国外在宇航工程系方面也有好多机会和奖学金等你申请,就看你要不要!
    林首长,我依然感激您惜才如命,赞赏您留住人才的费心费力!加油!

    PS:
    林首长
    我记得五六年前某交通部长曾说想把马来西亚建立区域性的飞机维修中(MRO),然而最近却听说新家泊已在这方面赶上大马,您是否听说过呢?要是是真的话,那么我想会有更多本地宇航工程系毕业生涌向新家坡,那便是预知的人才外流了!林首长,您有空不妨亲自到访在下位于威南高渊的母校,了解了解呢?

  • small fry  On August 29, 2011 at 4:13 am

    林首長您好。盼您和您父親健康安樂。

    我是檳城人﹐在新加坡工作已經六年了。
    但不覺得是外流的人才﹐只能勉強算是一個可以在海外和其他人競爭﹐並生存下來的小小馬鈴薯。 ﹕)

    關於人才的課題﹐有一些想法和建議。

    二十一世紀是全球化的年代﹐人才是會自由流動的。
    這就牽涉到對人才貢獻的認知和定義﹕是否人才回國﹐在國內工作才算人才回流﹖

    大前研一就曾提出一個無疆界國度裡﹐力用全球資源的概念﹕日本的糧食供應戰略應該以全球的視野地在海外播種及爾後運送回國﹐而非專注於本土的農業補貼政策。
    若把糧食換成人才﹐這就是一個檳城可以借鑒的例子了。
    也就是說﹐檳城政府今天需要做的﹐就是吹響集結天下人才的號角﹐然後給大家一個清單﹐ 檳城政府需要人幫忙這些事情。

    相信海外的國人並不需要檳州政府的錢財和名份﹐大伙兒需要的是只是領導和使命﹐以及一個平臺。
    詳細的例子如﹐檳州政府公開宣佈﹐需要人提供義務幫忙解決某個遇到的瓶頸﹐讓流程變得更有效率。
    那麼只需上載原始數據到網上﹐精于統計學的人就可以免費分析﹐並指出關鍵點會是在哪裡了。

    其實檳城或大馬遇到的重大挑戰不僅僅是人才外流﹐更重要的是社會組織結構和環境的改變。
    以臉書﹐網絡的潛能﹐擁有行政和管理權力的檳州政府若純粹只是以它來當一個溝通平臺﹐好可惜。

    “曹操﹕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 月萍  On August 29, 2011 at 4:14 am

    林首长,谢谢你让我看到了回家的希望。我人在香港,也常常到处飞,到了无数的国家,是名空姐。十七年了,说真的我找不到可以代替槟城的家,槟城是我永远的家,永远在我心中。
    之前,那些腐败的政府让我感到害怕,在怎么喜欢也不取投资,也不感想象退休回家有什么保障。住在香港多年,看到了香港政府的开放,人民的发言权,人民很有保障,在设有贪污的社会生活,很有安全感。
    所以一直在想如果槟城也似香港那么的安全,开放,放便,有透明度,加上我们原有的热情,阳光,海滩,是别人没有的。我一定回来。
    今天,我看到了林首长的努力,也看到了很多人对槟城的信心,我终于买了房子和店铺,开始打算回家的路。当然,槟城的治安还是要官理好一些,好让我们这些想回家的马来西亚公民能安心居住。
    在此希望槟城能是我心中的天堂

  • Min Ung  On August 29, 2011 at 9:12 am

    you make us proud to be a penang-ites. way to go brother lim. i too hope to go back penang one day.

  • Leu  On August 29, 2011 at 11:25 am

    林首长,

    我并不是槟城人, 但是很欣慰看到了你为槟城人民所做的一切。我是砂大护理系的学生,成绩可以说是名列前茅,在申请了JPA贷学金后被拒绝,让我和几个华人朋友真的对这个国家感到失望。刚好在这个时候,新加玻给了我们助学金,然后已经安排了我们毕业后,在他们的医院为他们服务。因为当时很需要助学金来交学费, 所以我和其他华人同学选择了它们。我们决定毕业后在那边工作后就不会来了。马来西亚的政府根本不会珍惜我们。因为我们是华人,我们的努力,政府是看不见的。

    我本身可以说是不太热衷于国家的政治, 所以到了可以成为选民的时候,我也不去登记,因为对这国家彻彻底底的失望了,觉得我的一票根本微不道也改不了这个腐败的国家, 但是在槟城工作的妹妹告诉我她在槟城看到了希望,所以我也开始注意槟城的发展, 虽然它并不是我居住的地方,但是我想看到反对党的州政府能为我们带来的希望。我看到了您的努力,看到了久违的曙光,所以去登记选民了。虽然很久以前就可以登记了,可是我那时真的看不出我的一票能为这个国家带来的改变,但是,透过槟城,我看到了。

    林首长,我很自私的希望你除了带动槟城,也请带着马来西亚一进步。我会投给行动党,但是,同时,我犹豫了。因为不是每个行动党的领袖能和你一样优秀,一样有热忱,真诚对待人民的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希望在槟城看到的改变也能在每个未来反对党执政的州属看见,不是只有林冠英的槟州而已。

    护理学,特别是我们这些未来的学士护士在马来西亚,看不到工作机会了。我们在政府医院工作的话,薪金还是和文凭护士相同。我不服气。我们在大学苦苦年了四年,为什么一样是拿着U29文凭护士的薪水, 之前有的 U41学士护士的职位的,但是现在已经被公共服务局冻结了。钱还是次要,这里的护士也没有多方面的发展机会。新加玻的护士可以选择在教育,管理和专业方面选一发展,这里的护士只能往管理方面发展。让许多很想在这里工作的学士护士,因为不想往管理方面发展,只能选择去外国了。很多马来西亚的学士护士都因为这样去了新加玻,澳洲,美国,英国等国家发展。他们都很想回家,可是回到这里就代表失去发展机会了,所以就不会来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毕业后会不会步上他们的后尘,永远离开这个国家。但是如果有朝一日,当我知道现在腐败的政府已成为过去式,就如现在的槟州一样,我会好好地吸取外国工作的经验后重新回到这里。我真心希望你能成为不再是有史以来的监狱首长,而是监狱首相。因为我们需要你,这国家也需要你。我们会努力回来投票给行动党,为了那个遥远的梦想,我们愿意回来一起参与改变,但愿这条路不会走太久。

  • 吴嘉豪  On August 31, 2011 at 6:38 am

    致林首长:
    希望您抽空看小弟的拙作。

    “倘若没有林冠英,我还真不想回家”这是小弟朋友们最近常常感叹的话。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0706(最新文章)

    冀望林首长能够看了拙作联络小弟。虽然小弟才疏学浅,但替怀才不遇者感叹。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1/07/30/43.html

    尽管小弟孤陋寡闻,可是有志难伸啊!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1/06/17/55.html

    假若林首长看了小弟的文章还是无动于衷,恳请林首长看以下这篇后,给小弟一个机会。谢谢!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1/07/13/58.html

  • 吴嘉豪  On August 31, 2011 at 6:49 am

    致林首长: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0706
    小弟冀望林首长抽空看这文章。
    小弟今年也在山打根给了您父亲一篇小弟在当今大马的文章的网址。不知YB林吉祥记不记得小弟呢?

    • cmlimguaneng  On August 31, 2011 at 1:28 pm

      吴嘉豪先生,

      本网站管理处只处理与首长专栏有关的意见与交流,至于您有意为槟州政府效劳之事,本管理处已经在之前回应您,请您直接把个人履历寄到相关部门即可,请善用正确的管道。谢谢合作!

      管理处启

      • 吴嘉豪  On September 1, 2011 at 7:25 am

        对不起。谢谢!

  • Shuner  On September 1, 2011 at 1:14 am

    Hi,

    I hope you do not put high hope on having LGE to become PM, it is impossible in Malaysia. Furthermore we have Datuk Seri Anwar as PM if PR wins most of the parliamentary seats.

    Thanks.

  • Leu  On September 1, 2011 at 5:48 am

    Shuner On,

    I know that is quite impossible too…for a Chinese to become PM…hopefully the coming PM from PKR is as good as LGE…if not, what is the different with the BN leaders?

  • Mayamira Cho  On March 2, 2012 at 2:05 am

    檳城菩提中學4000名學子急需一個運動場!

    林首长,

    您好。閱讀你的部落格讓我感動。 我也是一个计划回流的槟城人。作为一个长期在国外的槟城人,我深感对槟城这片土地有着血脉相连的难舍情怀。对这片土地所孕育的新生命更有血浓于水的疼爱。我在檳城土生土長,在加拿大留学,在中国国际学校任职多年。雖然看過外国的月亮不一定比我们的圆,但可以肯定的外国的孩子,甚至是移民在外國的华族小孩在月光下求學都是被平等对待的。在國外 每当我在巡视校舍的时候,看到外國学校完善的硬体设备,我心里就有无限的感慨。身为土生土長的马来西亚华校生的我们,当选择了就读华校就注定要为学校的硬体设备默默做出無聲的贡献。记得我在中学的时候,每月都要規定交学校建设基金。对于当时家贫的我和我的一些同学們,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切并没有改善,离校20多年后的今天,我和我的同學们依然站在为华校筹募基金的阵线上。 這讓我想,到底我們手上的這一票應當為誰而投才會更有效的改變我們下一代的命運。

    在中国,我一直关注国内华文中学的發展。 這些年,让我感到最感动的是菩提中学终于能在西南区萌芽成长。作为华校生,佛教徒,菩提中学的發展对于我们来说不单单只是一所带有续佛慧命,传承佛法使命的中学,它的壮大更体现出三大民族對能够接纳彼此的不同,共同创造和谐共進的环境的仰望。

    众所周知,這幾年在您的英明带领下, 槟城西南区发展迅速,加上第二大桥的地理位置优势,很多人迁移到西南区居住。 菩提中学作为当今唯一的华文中学,学生日益增加。 目前將近4000名學子在這個諾小的地方學習。 每天他們在一小塊由停車場改造的籃球場活動。 試問將近4000名的學生在這樣的環境活動,情何以堪! 尤其是這階段的中學生正是最需要體能與體格鍛煉的年齡。 我们恳请首长能在为大选忙碌奔波,为人民创造福利的当儿,也能拨出时间为四千多名菩提莘莘学子创造有利於他們身心發展的条件,請儘快为菩提中学觅一块能充当户外运动场的土地。

    我深信愛民如子的您,不會讓孩子們失望。 我身為海外的槟城人,只能在远远的国度为您的健康与平安发送慈爱祝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