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的陷阱

随着最近我因抱受《马来西亚前峰报》诬赖,连续入禀高庭起诉媒体毁谤后,引来很多提倡新闻自由者的意见。

捍卫新闻自由一直是我所坚持的理念,不管是在野或当朝,我从来没有因为换了一个位子就连脑袋也给弄丢了。

但在这里我也想表述对新闻自由的立场。给媒体新闻自由,不代表媒体同时也受赋予胡乱撒谎的自由。我可以接受撰稿人的批评,在槟城落野的民政及马华也常获得中文报大篇幅抨击政府的新闻。我的立场只有一个,只要你给我相等的回应权,就是一个健康、附合作业模式的新闻平台,除了荒谬的人身攻击,如泄露国家机密、对国家不忠等,就要在法庭算账。

国阵所控制的媒体却可以依据所制造的谎言,然后询问金主们(政党领袖),以根本不存在的课题展开连串攻击,即使我招开多次记者会,澄清要么完全不刊登,要么再次刻意扭曲你的谈话,让你成天就“纠正无中生有的报导”而疲于奔命,若你再澄清,他们就说你怪媒体报导错误了。

他们的课题取之不尽,从州政府取消穆罕默德诞辰游行,到毁灭马来甘榜、驱赶马来人离开槟城,欢庆513悲剧为神圣日,甚至连回教堂祈祷时“冠英取代元首”也说得出。

我没办法、没财力、没能力逐一起诉,只能象征性起诉较严重的个案。为了避免与他们纠缠不清、不浪费时间“抗战”,我选择了“自我保护”的不邀请采访。这个决定并非杯葛,因为与这些不怕你索赔的大集团相比,我们实在渺小得微不足道,我只想逃脱他预设的陷阱。

尽管有人说我容不下批评,甚至连首相也说他既然可以让批评他的《当今大马》和《局内人》采访,何以我不能,我还是哪句:你有给我回应空间吗?媒体不是我们控制,除了中文报给回应权,马来报英报的撒谎、猛攻、抹黑,依据那张预设议程“行事”、瞄准目标开炮的媒体作业,只要去问成天“中招”却有苦说不出的国阵华基政党,你就明白。

要是我怕批评,为何要设立全马首个言论广场?在这里,连国阵也有言论自由,更保证有言论后的自由。

这些媒体一系列的攻击报导,与希特勒宣传部长戈培尔的“用谎言推翻真理”论如出一彻。戈培尔的逻辑有二大条件,一,谎言要够说服性、要够大;二,只要把谎言重复一千次,骗话也成真。

我不得不承认,国阵媒体连串的攻击确实奏效,很多真理被谎言所取代,庆幸的是网络科技发达,城镇区知识份子懂得寻找其他管道了解真相;而我们因为行得正、站得稳,更要坚持立场。

如电影《变型金刚3》,不只电脑特效精彩,也是一部博派与狂派之间,自由与暴政对立的演出,同样的,在马来西亚媒体圈,则充斥自由真理和撒谎的对立。看戏知道谁胜谁败,但是在我国新闻自由的胜败则将由马来西亚人定夺。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