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小学看齐

由于曾经承诺我会亲自阅读每一封写给我的信函,所以我往往会在整天的节目结束后,独自回到办公室,以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逐一翻阅所有的来函。
 
看信的过程中,也让我有很多启发。比如说,在今年的8月初,我收到莱特街修道院董事部的信,一时纳闷– 州政府的年度制度化拨款不是在年头就发出去了吗?8月写信来,到底有什么事? 

细看之下,才发现这间位于乔治市古迹核心区、曾经被搬上电影荧幕的老学校,早在今年就获得了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给学校的4万令吉,作为维修食堂天花板之用。可能在州政府廉政及公开招标的“耳濡目染”下,校方竟然只用了3万零915令吉完成了上述的工程,比预算省了近万令吉。 

由于校方向州政府申请拨款时,列明这笔钱是作为“维修食堂天花板之用”,于是,校方及董事部特此致函,征求州政府的同意,以将这笔剩余的拨款,作为该校维修一年级课室地板之用,随函除了附上地板破损的照片之外,还有学校食堂在维修前后的分别。 

我立刻批准这项申请,更交代负责分配拨款的章瑛国会议员,在来年多多照顾这所学校,因为他们的诚实、诚信、遵守规矩,值得表扬。
 
一间小学的校方和董事部,尚且明白“拨款用途”的道理,为什么尊贵的部长和牛津毕业的凯里却不明白? 

堂堂的国家养牛中心却将政府注资2亿5千万令吉、目前已发出1亿8千100万令吉款项中的1千380万令吉,拿去购买2单位、各690万的豪华公寓呢?这还不包括全部报公账的“衣食住行”开销呢。 

不管牛津毕业的巫青团团长凯里如何自圆其说,称这家由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莎丽扎家族所拥有的公司如何要以购买公寓提高投资回酬,但这种私自挪用公款的行为,在一些国家可是犯了邢事案的失信罪名,唯独大马将这合理化,认同“比存在银行生利息更高回酬”的说法。 

钱在拨出的时候讲明是供养牛之用,怎么在购买公寓之前却没有征询政府的批准呢?要不是由总稽查师揭发,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
 
这里的问题在于,槟城莱特街学校拨款多出了区区的9千零85令吉,也懂得依法行事,另行向政府申请,把多出的款项作其他用途,为什么国家养牛中心要花980万令吉来购买与养牛毫不相关的豪华公寓,却不懂得这么做呢? 

钱是公账就可以乱用吗?在此,我希望不管是部长家族或是牛津毕业的政客,应该“回头是岸”,而不是“将错就错”地盲目护航。小学都懂得“礼义廉耻”这四个字,难道读很多书的牛津生不懂吗?还是忘记了礼义廉耻?最起码,他们应该向槟城的这所小学看齐,学习礼义廉耻的价值观。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