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

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Edward N.Lorentz)提出的“蝴蝶效应”中说,“一只南美洲蝴蝶扇动着的翅膀可以在两周后,引起美国一场龙卷风。”这科学理论不管真假,但“蝴碟效应”确实存在于社会上。

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最终所引起的蝴蝶效应,绝对不容小觑。

安华肛交案对国阵是“小事”,但所引起的蝴蝶效应,却是始料未及的。不是吗?连首相纳吉,也为此罕见地一连两度更改与各州首长召开的北马经济走廊会议。

原定周二下午三时在布城举行的会议,突然在数天前取消,展期至周三下午三时。基于这段时间是我上庭起诉《马来西亚前锋报》诽谤的时段,于是我要求代表律师向法庭申请展延。

岂料,才安排好不到半天,首相署又告知会议取消,直至另行通知。时间“还原”了,我又得找律师回到法庭,重排原定的日期。

因首相召开的会议展期,我的飞机票一改再改;与官司撞期,法庭也一样跟着我们取消再“填回”档期,首相换会议的决定牵一发动全身,从首相署、首长署、法庭、航空公司,也跟着团团转。

这可是首相大人第一次在24小时内,两度为一个会议改期的记录。安华可能只是一只蝴蝶,但很明显的,他带来的效应何其大。

第二个就是有关办公室同事的故事。这名父亲最近向我求助,指其女儿“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进大山脚日新国中,问问我能否协助他,向日新董事部求情。

在不惊动日新的情况下,助理查询后告知,早在十多年前,日新董事部已一致议决废除董事介绍班,所有学生都需要以UPSR成绩决定能否获得入读日新。这是槟城第一间唯一全面贯彻绩效制的国民型中学。

我也不想日新董事部卖这个账给我,毕竟规矩早在十多年前定下,总不能以首长身份干预而破坏人家的游戏规则吧?州政府口口声声说要选贤以能,更不能讲一套做一套吧?

我亲自向同事解释,只要能力范围允许我一定帮,但此个案牵涉太广,要是真的“靠首长进日新”的消息传了出去,整个大山脚的父母都找林冠英“协助”让孩子读日新,我该怎办?

身为父亲,我理解同事爱女心切。但为了尊敬日新的自主权、站在原则的前提上,首长也不敢干涉,我只有忍痛说不,因为实在无法阻止不可预见的蝴蝶效应。

一年前新春前,我提出配合街头庙会,应有千盏灯笼迎新岁,政府的号召获得多地方领袖的支持。今年情况更令人鼓舞,消息传开,人人也来参与一份,除了槟岛的庙会,单是北海,灯笼数量已迈向万盏的,可说“万盏灯笼亮北海”了。

一只蝴蝶可以让千里之外发生龙卷风,小贩之死可以搞垮突尼斯总统,安华效应让首相的会议一改再改,而槟城的红灯笼效应,则让我们过一个更有气氛的新年。希望槟城和马来西亚有更多正面的蝴蝶效应。预先祝大家农历新年快乐!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sister LEONG  On January 15, 2012 at 2:09 am

    新年快乐!!!

  • 吴嘉豪  On January 20, 2012 at 5:07 pm

    由于人微言轻,想借助林首长的蝴蝶效应来让更多人了解我。
    希望读者可以阅读我的部落格。
    http://www.gohjiahaurchinese.blogspot.com
    我的最新文章是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2472
    祝福大家龙年行好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