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争论

作为一个坚持政治理念的政治人物,有很多东西,我极力斗争进取,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却让我产生了很多不想多说及无意争论的想法。

<!–more–>在上周四土著权威组织以兴都方式在我家及光大设灵堂之后,引起许多政党及宗教组织的大力抨击。兴都团体率先抗议极端份子以兴都方式侮辱他人,而一些明明暗中支持土权的政党,包括巫统和民政,这次也随着大选脚步渐近,破天荒站起来谴责土权。

你说是猫哭老鼠假慈悲也好,至少我们有看到一些表示,所以这点我无意争论。但除了民联伙伴和一些看不过眼的媒体就此作出评论外,大家似乎忽略警方在此事上的袖手旁观。

录影片段显示,当土权一行人浩浩荡荡在我私邸前设灵堂时,警方列队站在一旁,实实在在地“袖手旁观”和“站岗”。也许他们是被指示这么做,我无意争论,但是当我深夜办公回家后,太太对我诉说的实情,却让我不得不愤怒。

她说,当时示威者离开后,女佣逐一捡起抛满一地的海报。由于她体积较小也不够高,拿不到挂在家门口的“灵前照”,于是请求在旁站岗的警员,顺手帮忙将之取下。

岂料,这位怕土权的警员竟然以“担心给记者拍到这张照片”为由,拒绝了她。这不是助纣为虐是什么?

若这是警方的基本作业程序,警方如何照顾人民的安全啊?

对此,总警长向我保证,该警员不会再在我的私邸站岗。为示警方正视“灵堂”示威,他也指示了警区主任给我正式发函,表示警方已就510日土权在首长家门前及光大示威一事自己报案,并援引刑事法典141条文展开调查。总警长既然作出保证,我只能等他们后续的调查,无意再争论。

另一件事则是,根据一些所谓的权威时评员较早前批评,东姑只因428大集会持不同意见,就获得今日的冷待,没有获得行动党推荐,未能续任上议员。行动党如何对待他,可以印证这个民主政党的素养与气度。

如今,东姑公开表明是自己不愿受委为上议员,还要行动党以纪律行动对付自己,可见一些时评员在还没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妄下结论,这点,我也无意争论。

我很清楚,临近大选会有反常的消息出现在舆论当中,这我也无意争论,但是评论要实事求是,才能显现出权威时评员所该有的至上正义。

我们都是人,人都会做错,但要知错能改,虽然我不认为时评员都有恶意,但如果只听一边的说法而下笔,这样,我也只好无意再争论。

作为权威时评员,也不能动不动就把行动党中不同意见及善于批判的人标签化成是粗暴份子、没有民主素养,更甚的是情绪化的把行动党标签为历史上万恶的法西斯政党及沙文政党,但政党内也是要允许党内言论自由的碰撞,容纳不同意见啊!

要知道法西斯沙文政党双手充满血腥,有时看主流媒体评论民联就像用C4杀死人般的罪大恶极,如果是真的面对C4杀人事件,是否依然敢怒敢言?我不是要他们道歉,而是希望所谓的权威时评员可以事实求是。如果一些时评员因为一己的情绪,而抹杀行动党廉洁及打击贪污的民主斗争,那根本是无的放矢,我更无意多做争论了。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gohjiahaurchinese  On May 19, 2012 at 8:58 pm

    just firght for our future generation,do not care what other people say

  • james  On May 21, 2012 at 5:00 am

    林首长说的好, 那个评论人早已经被人改叫丁蟹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