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做对,人后更要对

刚过的周一是槟地城历史性的地一天。我们邀请到泰国前首相阿比希来槟签署迈向廉政的“槟城宣言”,谈廉洁对东盟区域未来的重要性。

我在今年4月到泰国国会会见阿比希时,谈到廉洁,双方十分投契,于是就大胆提议:不如你来槟城,我们办一个“东盟廉洁施政联盟研讨会”,加强本区域对廉洁施政的体制。他一口答应,槟城研究所就这样接下承办的重任。

我在净选盟主席拿督安美嘉演讲前致词。一点一滴地与东盟盟友分享槟州在民联执政的这4年来,如何透过廉洁施政而取得的成就,如公开招标、获得国际透明组织表扬的唯一州属、总稽查师也表扬槟州的理财、连续两年取得全国第一的投资额等等,这都是我一直向民众宣传的对事。

但在结尾之前,我突然灵感如泉涌出:“廉政不只是在众人面前做对的事,当大家不知道的时候也要做对的事,才叫廉政。”

何出此言?话说我曾在外国出差遇到中国商家向我“献议”,称只要我批准其公司发展槟岛的黄金地皮,那我可以获得相当于地价10%的佣金。

这是一场“没有人看到的交易”。但我马上拒绝,还建议有关公司堂堂正正参与公开招标,真材实料地与我国大集团拼价格、拼条件。

拒绝,是因为那违背了廉政原则。为了落实廉洁施政,我们成为全国首个公布行政议员中选前后财产的州属,赤裸裸让人看清我们的身家。

除了身体力行不涉贪,执政这4年来,我们均接到很多关于贪污的投报。事关政府部门的,我会下令彻查各种传言的真实性,能的话,把证据都呈给我们,让涉贪者无可幸免。为了鼓励公务员举报涉贪行为,我们还设了一个价值1万令吉奖金的“廉洁奖”。

执政初期,人民对我们的期望很高。有名举报者称掌握了联邦政府“中间人”行贿的所有证据,但是只相信槟州政府,希望我们协助。

虽然反贪并不在州政府的权限,但我派助理全程协助对方联系反贪会,提呈证据、投报、录口供、跟进。可是冗长的查案过程,让吹哨者精神备受折腾。将近2年的调查,助理一再催促、施压后,行贿者终于被绳之于法。而我们,为了避免影响调查工作,过程中、甚至破案后,完全不宣传,最后也是在报章上得悉涉贪者被逮捕的消息。

看回来,举报者虽“证据确凿”,即使首长办公室出面施压,贪污案还得几经波折、让告发人蒙受心理压力年余才终于抓到真凶,实在无法想像平民告发的结局。再说,上述的个案只是冰山一角,尚有多宗依然在调查中。

所以,肃贪和廉政除了建立体系,也要人民对当权者的信任,查案也要有效率。要做一个廉洁的政府,除了上述的“在被监督的情况下做得好”,也要“在没有被人监督时拒绝一切诱惑”。而一个政府的廉政成绩单,就在于人民信任它。可惜,现在的问题是,当局在有人看到的情况下,也无法做对,就像赵明福冤案,也不能真正给人民一个交代。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