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做错的事

上周六出席关丹路巴刹提升工程动土礼时,因在“置放砖块仪式”上,没以正确方式置放涂上水泥的砖块,州政府《珍珠快讯》脸书上载照片后,立刻被网民嘲笑,讽刺我怎么和首相纳吉一样,犯上同样的错误。

我承认,署假工我做过很多,有扛树胶、做木工、市场调查员等,但偏偏没有“泥水佬”,所以才闹笑话。

上次纳吉闹笑话时,我因无暇上脸书所以毫不知情,否则有了“前车之鉴”,至少不会犯同一错误。负责上载的同事被网民轰得慌了,还有人叫她把这照片取下,但团队认为:错就是错,继续让照片曝光吧,让人民笑笑,至少我也是会做错事的凡人。

媒体要“跟进报导”,我只能以“你们还要弄我咩?”苦笑式回应。

处理的事越多,做错事的机率也相对的更高。为吸引美国排名第一的史密斯学院推动的亚洲女性领袖大学(AWLU)来槟城设校,我们竭尽法宝,包括愿意征用土地。

AWLU选中浮罗山背甘榜文丁地段,州政府需在约10户人家处征用土地。我们要求对方考虑空着的本洛乌卑地段,但他们选择了甘榜文丁。顾虑到西方国家“说一就一”的作风,加上外国及他州愿意以免费土地抢大学,而槟城基于地价昂贵,校方还须缴付约1 亿令吉,所以我们没有再坚持要对方考虑换地点,就开始征地。

于是,征地成了政敌攻击州政府驱赶马来人的课题(虽然被征用的马来屋只有40%)。加上决定后,我们未先行向当地人民说明及讲解,课题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在联邦压力下,AWLU改变主义,接纳隔邻的本洛乌卑100依格略斜地段,风波才告一段落。州政府当然可公开双方的来往电邮,以证明我们曾提出另一选择,但这将拖延大学设立的时间,更制造尴尬局面。所以只有把死猫吞下。

想到大学设立后,这将是亚洲其中一间最好的大学。若槟城可以领先,吞死猫也是值得的。

错的是,我们应再三尝试说服对方接受本洛乌卑地段。

而我的另一错误,就是以为教育部会以民为本,提供方便给槟州政府的“快乐学生计划”。这项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通过的计划,分发100令吉给所有一年级、四年级、中一及中四的学生家长。

为什么只有这几年呢?因家长经济负担最重的,就是刚入学及三年后需更换新校服时。州政府的100块虽称不上什么大礼,至少可以减轻家长负担。

可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却以“计划只惠及民联支持者”、“不方便透露学生家长资料”为由,指示各校不准跟民联政府合作。碍于教育部是校方的大老板,拖拖拉拉9个月后,我们决定发表格,让家长逐一向民联服务中心登记。

这么一搞,不只颁发日期延误了,学生家长也被连累。有一名家长联络服务中心,要求尽快登记,只因其孩子要和同学一起领取100块,担心赶不上,慌得团团转。

尽管我们再三强调,错过了第一期,尚有第二期。但家长说,孩子坚持要和同学一起领钱分享喜悦,让家长束手无策。要是教育局肯通融,让校方分发及收回表格,家长就不需要这么劳碌了。

都怪我们太天真,以为308政治海啸后,国阵真的学懂“以民为本”,奈何,我们的“雪中送炭”,却被掌管学校主权的教育部给破坏。相比我“铺错砖”的笑话,这种对家长造成不便的错误决定,更让人无奈。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