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Fowler 学习

2013年伊始,槟政府面对两大危机。

第一,2012年12月30日凌晨,《光明日报》记者洪健翔在采访跳楼案时,遭到槟州政府成立的志愿巡逻队队员殴打。

事发时我并不在国内,收到消息,我也吓了一跳。这是州政府辛苦建立起来、为加强治安而设的队伍。不管是什么理由,总之打人就是错的。

我联络行政议员彭文宝叫他妥当处理。隔天他联同我政治秘书黄伟益探访健翔,代表槟州政府向报社及记者公开道歉,赔偿损坏的相机,冻结有关巡逻队的运作,协助警方调查的同时,声明不包庇有关人士,更成立了由各造组成的调查委员会。

我一回国立刻前往探望健翔,也亲自联系槟州总警长,要求警方采取行动。4天后,法庭就裁决有关巡逻队成员伤人等罪成,罚款3千令吉。

基于州政府的反应迅速,面对危机时没有推诿责任,巡逻队中的害群之马犯错,我们承认、道歉、成立委员会秉公处理,严格对付肇事者,公众很快恢复了对巡逻队的信心。

巡逻队是州政府在2010年成立的,若因一个人的过错而解散5千多人的巡逻队,对其他忠守职责的队员而言实在太不公平了。槟州之所以成为全马最安全的州属,除了市局及警方的电眼外,巡逻队功不可没。

自从巡逻队成立后,许多人加入献身的行列。州政府每年花至少100万令吉为每队添购15人份的器材,队员本身并没有获得任何津贴,仅以义务性质为民服务。

虽然舆论认为,打记者只被罚款3千令吉与致伤他人之罪行不相符,但又有谁敢谴责和批评2010年7月在槟城大桥土权及巫统示威时打记者的人士?这些亲国阵的人,迄今不只没有被提控,警方连叫记者去认人的表面功夫也不做?

第二宗则是槟城威中县县长因涉及性骚扰女同事,延伸至企图行贿要对方丈夫撤消控状的个案。我们从媒体报导知悉,并向反贪委会证实后,我第一时间联系州秘书,马上决定撤换县长。

虽然这是因个人行为延伸出来的贿赂,但若证实是为了要对方撤消刑事起诉的贿赂也是贪污,州政府高度关注,连首都的高官也致电州秘书问,“没想到你们‘砍’人这么快!”。

在权职交替的阶段,我交代州秘书、州财政司及土地局主任,为士气低落的县署官员打气,以不影响政府的运作。

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何公务员犯错,政敌却猛攻说这证明民联不廉洁。若以国阵的逻辑,新加坡也有贪官被抓,那新国也不廉洁了?真正的廉洁,其实是不包庇贪官,凡事追根究底,不放过任何被证实涉贪者,这也是槟城的惯例。

在一个被国阵媒体包围、加上靠近大选的大环境下,这个新闻,出乎意料只有短短3天的寿命,一切因州政府危机管理的迅速划上了句点。

在危机管理上,除了“出事”后要需马上处理,做错要认外,更重要的是坦诚面对。像足球史上利物浦的射手罗比福勒(Robbie Fowler )。97年英超联赛利物浦对阿森纳时,他于禁区内在未有任何身体接触下失衡跌倒,裁判虽然罚了点球,但他诚实地向主裁判说对手并没有对他犯规的事实。虽然最后裁判还是坚持判罚球,但他的诚实,最后为他赢得了欧足联的公平竞赛奖。

虽然我不是利物浦的粉丝(红魔万岁!),但我以福勒为榜样,我们不要活在谎言中,我们要身在真理里。所以我们把真相说出、面对、解决。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gohjiahaurchineseblogspotcom  On January 25, 2013 at 12:39 am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