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极转移视线

数周前,当我例常查阅每一封电邮给我投诉信件时,看到了一名兴都徒的投诉信。

他不满州政府不尊重兴都教徒,选在大宝森节举行“槟城跑”,需要茹素还愿的兴都徒,怎能抽出时间参与?口口声声尊重多元种族文化的州政府和民联,怎能这样做?

他问:“有人在斋戒月举行运动项目吗?若以尊重回教徒为由而没有的话,为何又忽略兴都徒的感受?”

看到这里,我也很纳闷,州政府哪一个机构这么不敏感啊?

细查之下才发现:原来并无任何州政府机构支持或赞助。上网查宣传海报,发现有一棵自由港之树,而这,刚好是槟州国阵的竞选宣言。

巧的是筹委会主席又“刚巧”是国阵丹绒区国会协调员,虽兼任主办单位(前进体育会)主席,但逃不脱“亲密关系”。

我们据实回邮向投诉者解释。对方不只不接受,甚至认为州政府有意推卸责任,连番大骂:既然取名“槟城跑”,不可能与州政府无关。你公开出来讲吧,不然我们不相信。

这边厢才解释得口水干了,那边厢又有另一批兴都教徒呈上备忘录,作出同样指责。

为何这些人会以为是州政府办的呢?因为主办单位用“槟城跑”的赛会字眼,而不是“槟城前进体育会跑”,或“槟城华堂跑”。再查下去,同事发现此活动,在更早之前,是以“槟城自由港跑”(Penang Free Port Run)为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若私人机构在宗教敏感时刻主办活动,负面效果自是企业自负。但标榜多元种族的政党(国阵和民政),选在大宝森节办活动又不敢光明正大,选择躲在一棵自由港之树后面;加上联办单位有联邦属下的州青体部及理大等外围组织,像共产党用“统战”的方式,结果白狗偷吃,黑狗当灾,民联槟州政府无端端吃了死猫,背了黑锅。

我们从未阻止任何政党办活动,但为何国阵不听,坚持要用“槟城跑”这个能让人误会的名字?为何国阵不能一人做事一人当,反而要躲树后面?

民联政府开记者会澄清之余,也声明国阵在使用“槟城跑”这种会制造“这是州政府的活动”的假像前,并没向州政府申请使用“槟城”字眼,让人民误会这是州政府的活动。

眼见无法招架,国阵为了要转移视线,让人民忘记他们不尊重兴都徒的事实,透过国阵控制的媒体,把事实扭曲成‘林冠英的州政府要把“槟城”私有化’。结果,随着隔天由马华控制的《星报》封面大事报导之后,整件事情,就变成了若要使用“槟城”二字需向州政府申请的舆论,国阵领袖从原本的活动,节外生枝,几乎“倾巢而出”地攻击我和民联州政府,大作文章至称连“槟城炒果条”也不准用云云,引起全民陷入“槟城”恐慌之中。

若州政府不准人民用“槟城”,为何《槟城星报行》在2008年后皆如期举行?重点是,“槟城跑”活动的命名,给人的印象是州政府的活动,主办单位若在“槟城”二字后,加上单位的名称,如“槟城国阵跑”,我们绝不会有异议。

遗憾的是民政在州政府公开抗议之后,依然一意孤行要如期举行,根本没把兴都徒放在眼里。

在我国这多元宗教的国度,不管是要焚烧马来文版的圣经,或者是有意无意选择在兴都徒最大的日子办活动,都是一颗会随时引爆的炸弹。

国阵控制的媒体断章取义炒出来的课题(私有化“槟城”),以及有国阵作后台的土权(公然召集焚烧圣经却没事),终让马来西亚人民彻底看清他们在这方面的登峰造极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