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当羔羊,政府变豺狼

这一期,我想分享一个发生在峇眼国会选区的真实故事。

北海光华学校是在我国会选区内。早前校方告知,在10多年前,州政府基于要兴建人民房屋,以赔偿的方式向校方征用了校舍旁的一片土地,后来,10多年都没有发展,不懂州政府能否将地皮卖回给校方供校务发展?

向州政府各部门查询后,发现前朝是基于地皮不够大作兴建房屋,就搁置着地皮不用。民联州政府立刻批准校方的申请,还以70%折扣价,将毗邻约2万9千平方尺地皮(永久地契)转回给校方。

就在我和当地行政议员林峰成巡视时,发现有一条长115公尺、宽5公尺的大水沟,隔着原有的校地与归还地皮之间。我们建议由州政府出资,透过州水利灌溉局公开招标,提升沟渠的同时,为这条大沟渠加盖,免费送给校方。这么一来,校方可使用的面积就会增加了约6千平方尺,共3万5千平方尺。

工程耗资约100万令吉左右,政府定下6个月完工的期限,一家马来承包商在公开招标下获标。

在工程进行半途,官员突击检查时发现,工程进度落后2个月,做工的承包商其实是另一家非马来承包商,不只进度延误,草皮地面不平、工友乱挖、邻近的神坛也被没经验的工友弄致龟裂等。

听了这消息,还有不生气的理由吗?这可是首席部长的选区,承包商胆敢马虎?我指示水力灌溉局转告承包商:要是你没办法在原定时间内完工,并把一切瑕疵修好,州政府将把你公司例入黑名单,此后不得竞标所有州政府的工程。

承包商接获消息后,开除了第二手承包商,自己全权负责,天天到工地亲自督工,漏夜赶工,甚至以现金付给供应商,结果不只成功追回工程进度,甚至比原定期限提早一周完工。

这个真实故事告诉我们,土著承包商并不是没有能力,只是政府部门监督功夫不够,他们就有空间为所欲为。没有竞争条件的,是那些只要坐享其成的巫统承包商。以瓜登体育馆3年坍塌两次为例,若是有真正公开招标,这些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再想深一层:政府的完工期限会否太“宽松”、给予过长的期限呢?否则6个月工程在延误2个月后,承包商怎能追至提早一周完工呢?

要怪,就怪官员没有紧密地监督。以英特尔(Intel)的PG7厂房为例,面积34万平方尺,从摧毁到重建只需区区8个月。为何政府允许承包商这么长的时间?看来,州政府在省钱的当儿,更需留意竣工期限。

北海光华学校的例子告诉我们,州政府不凶的话,承包商把你当成是羔羊,要怎么宰就怎么宰。在我们警告后,承包商也变成了乖乖听话的羔羊。最起码,公开招标让政府挑选最好、价格合理、能够在预定时间内完工的承包商。

同样的,我们不要人民当羔羊任由豺狼宰杀。当人民的力量薄弱的时候,强势、贪污、腐败、滥权的政府,就成了一只随时吞噬人民利益的豺狼。民主要的,是不认命、敢敢要求的人民。这届大选是国民的转捩点:到底你要继续当豺狼盘中餐的羔羊,还是要当有尊严、可以挺起胸膛说话的马来西亚人。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mments

  • Jason Chong  On February 23, 2013 at 1:47 pm

    That is why many contractors are millionaire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