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自有定论

上周原本整个星期需逗留在首都出席统治者会议。可是就在会议的前一天,突然收到消息,原订27日的晚宴以及28日的会议取消。

在大选风声吃紧的当儿,接到这么不寻常的消息,脑海中联想到的,就是首相随时会解散国会。因过去5年,从未发生过统治者会议取消的事。

后来证实,是最高元首生病,需时间休息而取消会议。等着发生的大选,也没动静了。

另一边厢,我们想都没想过会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事却发生了。在沙巴拿笃被苏禄军入侵的事件上,原以为是小事一桩,加上内长希山慕丁称他们即不是恐怖份子也不是武装份子,大家都相信事情很快就会解决。

可是举国都被希山所骗了。原来事情并不如想像中简单。我国牺牲了8名警员后,才派军队入驻。我问过一名将军,他说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派军,短短3至6个小时就能够解决苏禄军的问题,事后证明这一点。

另一项事态发展让我感到惊讶的事,就是槟州民联政府在经过了一年多的公开招标程序,州秘书及州财政司遴选出的海底隧道和道路工程获标公司后,所引发的风波。

原本预料耗资80亿的计划,在公开招标后,仅需以63亿令吉完成。获标的公司为一家集合国内外集团的联营财团,包括中国有名的2家公司,即兴建北京奥运鸟巢的北京城建公司,以及兴建青藏铁路的中国铁建股份公司。

在征求计划书下,对方是以交换土地的方式来承建这项工程。原以为能够吸引到如此著名的公司来建海底隧道对槟城是一大好事,这个需要5家公司个别签署信件的工程,敌对政党故意张冠李戴,弄错事实,刻意放大为招标此工程而设的特殊功能公司(SPV)为2块钱缴足资本的公司,却不提组成SPV的4家资金雄厚公司。

事实上,5家公司的总缴足资本为45亿令吉。要承建一项价值63亿的工程,绰绰有余。但敌对党不讲京奥鸟巢的北京城建公司,更不提建青藏铁路的中国铁建股份公司,偏偏只挑特殊功能公司作攻击。

国阵以为他们颠倒是非就可以占上风,不过我有信心,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或许国阵过去看到反对党骂国阵委任两块钱公司,如今他们在槟州当了反对党,以为“拾到宝”可以表现。但,槟政府的工程是公开招标的,从2011年起就展开招标程序,也定下投标公司缴足资本至少3亿8100万令吉的条规。获标公司的总缴足资本为45亿,比条规多10倍。

从未试过公开招标的国阵,过去都是将工程私下发给朋党的2块钱公司,如今却耍无赖,将民联公开招标获标公司的45亿令吉“缩水”成两块钱。

无论怎样,我们认为,只要能够减少交通阻塞,我们就要敢敢做,不可以像以前那样优柔寡断。一旦海底隧道及道路工程建竣,就可以看到当机立断的效应。

我们列了一个好先例。从建议初期就先公开咨询民众,然后依程序公开招标,我们做了一个公民社会良好的典范。一项讨论了2年(包括花一年公开招标),让民众清楚知道进程表的政府工程。这在马来西亚是正在创造历史的一步。我们的功过,待工程完结后,历史自有定论。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