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不够快

槟州民联在505取得更大幅度的委托后,我们马不停蹄地投入了行政工作,包括行政议员宣誓就职、定下州立法议会召开的时间,以及迈向草拟各种政策的阶段。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有一名联邦委任、在行政议会团队中的行政议员,却“刚巧”一连三次缺席了州行政议会。大家在讨论:这名行政议员是否会因此自动丧失资格,需要重新宣誓才能够就职呢?

她,就是我们槟州的法律顾问。结果,州行政议会很多法律事务因此而卡住,制造了不少的麻烦。

姑且不论在大选期间,有消息告诉民联:她在其家园的篱笆,挂上国阵及一个马来西亚的旗帜一事,我们在乎的,是她的个人工作表现及传递效率。

过去的5年,我们通过行政议会,以火箭的速度批了很多新的条款,比如地方政府选举、州遗产法令等,但是我还是认为,在执行上,我们的确是还不够快。至少在我的认知是如此。

最大的关键在于很多细节面对法律顾问的刁难。以遗产法令为例,我们在2011年第一季的州法议会通过修宪,槟州世界文化遗产机构也经已在同年8月18日在宪报上公布,可是基于州法律顾问的拖延,截至目前为止,这项法令依然未能应用和实践。此法令是为了保护古迹区内的文化遗产而设的。

一开始时,她以州法律顾问的身份告诉我们:要设法令不是不能,不过需要时间,不能今天讲了明天就要,因为她需要先草拟好附属法例,才能制定遗产法令。

于是我们认同,给她时间处理。这么一等,2年多过去了,什么进展都没有,这教我怎能不生气呢?

法律顾问说,她的部门人手不足,无法同一时间处理这么多个案。于是我聘请了一名年轻的牛津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法律顾问来,她却嫌人家,不愿意合作。

需要城乡发展局联手合作的遗产法令,她也与该局官员不和,双方推三推四,这么一来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故意,刻意、有心还是无意,每项法令都得耗时多时才能勉强有些眉目,抑或这是律师“倚老卖老”的心态作怪?

这导致许多我们答应了的法令,迟迟未能有定案,只因卡在法律顾问那边。当然,有人建议:既然她这么不合作,为何不干脆换掉?我担心,万一换了一个更加不合作的,岂非更糟糕?反正她能做事,只是速度比我们要求的慢得多。

地方政府选举也是如此。从5年前要制定,遭到她反对,我们不断在行政议会周旋,结果去年杪在槟州立法议会成功通过,为了避免让法律顾问难做,于是我们把此个案外包给汤米汤姆斯律师处理,又引起她的不悦,不满让私人律师接管政府法律诉论,可是她又不愿意代表州政府上庭,不是跟人家不和,就是不爽,或是不要处理,实在让人头痛。

不过,庆幸的是,外包的个案都是胜诉告结,成绩好多了。

当政府长官,最糟糕的局面是:有时候你想快,你想飞,你想以火箭的速度落实你对人民的承诺,而你的官员却不受你所控制,真的哑子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只有自己吞。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