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自由,从艺术开始

谈到自由,很多人自然会联想到言论自由、政治自由、民主自由、基本权利的自由等。但是除了这些以政治述语来形容的、硬邦邦的自由论外,许多人都忘了,给予艺术自由发挥的空间,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自由度。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民主也被骗?

专栏刊登的这一天,民主行动党在获得支持者赞助下,正式在槟城将象征“改变”的乌巴充气鸟,移交给槟州旅游单位,并暂定停泊在新新关仔角,直至831国庆日。

这个源自于香港黄鸭概念的充气乌巴,尚未正式掀开面纱,在我与州主席曹观友巡视工作进度后,既在网络世界面对来自各方不同的声音。有人称槟城又有新玩意,同样的,也有人认为我们抄香港黄鸭的概念。

支持者的原意是要把黄鸭带来槟城,但是一直面对版权问题,加上看到中国数区因未征询原设计师同意就制作黄鸭,而面对被起诉的窘境,支持者才转而建议做只充气“乌巴”。

选乌巴的其中一个主要理由是:乌巴象征着马来西亚(不像稳稳熊猫,只代表中国)。犀鸟可是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特有动物。我不否认我们是模仿香港的黄鸭模式,但若要抄,总应该抄成功的个案,而不是失败的模式啊。

也有人批评乌巴是一只政治动物,这只巨型乌巴充满着政治色彩。如果此逻辑成立,那在美国,共和采党用大象作象征、民主党用驴子作代表性动物,难道泰国就不能看大象、不能使用这两种“充满政治色彩”的动物了吗?

乌巴犀鸟是加上了创意之后的本土动物。如果可以在没有涉及公款的情况 下带动槟城的旅游业,何乐而不为之呢?虽然乌巴象征“换”(联邦政府)的意思,但这只行动党的吉祥物,大选期间引起的效应,已经远远超越了政治。

尽管面对各界的建议、批评、意见,我们都乐意去听。

说到换,槟城的法律顾问在最近州议会省略问答环节一事上,是否看起来也要把自己换掉呢?

作为政府,我们不可以因为怕她不要继续做下去而不敢指正她所做错的事。

当我们被告知本届州议会省略问答环节,是因为没有新议长可以过目州议员提问,以及没有足够的时间通知议员时,因为太相信州法律顾问,而全盘接纳她给的理由。

省略问答环节引起争议后,法律顾问在面对公众时,却没有说明这个理由,反之,用另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理由 – 为了节省时间来带过。

我和行政议会都很愤怒。不只是我感觉被骗,我认为整个民主也被骗 。之前,我经在此栏点出许多州政府课题被卡住的同样理由。

新议长刘子健曾问:你这样公开点名州法律顾问,有问题吗?是否会逼到她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人民有权力知道为何许多事务无法全权执行,包括实在不能接受“不够时间”这种理由。

引起争议后,我在总结辩论时,代表州政府向议会道歉。可是直到今天,也不见州法律顾问就其错误的意见而向任何人作出道歉。我请来的牛津律师,也因此被法律顾问气走,呈辞了。

做领袖、当政府,必定要面对人民、群众的意见和批评。这都是我可以接受,也准备聆听的意见,但是面对“不够时间所以省略问答”这种荒唐理由,我不能憋在心里,我一定要说出我们的立场和观点,不能够自欺欺人,更不能够让民主也被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