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从艺术开始

谈到自由,很多人自然会联想到言论自由、政治自由、民主自由、基本权利的自由等。但是除了这些以政治述语来形容的、硬邦邦的自由论外,许多人都忘了,给予艺术自由发挥的空间,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自由度。

上同日,我为新任州议员叶舒惠的社区中心主持开幕仪式后,透过《乔治市节庆》的总筹佐西崭(Joe Sidek),约了闻名的《乔治市魔镜》壁画系列画家恩尼斯(Ernest Zacharevic),到著或“姐弟共骑”壁画所在处的本头公巷一家咖啡馆用餐。

是的,我们为了走红全球的魔镜系列壁画而见。

魔镜系列壁画是2012年提呈给《乔治市节庆》的建议书之一。后来获得节目总筹所接纳,只花了不到5万令吉的画漆,6幅吸引人的魔镜系列壁画就诞生了。

根据原订的计划,为免伤害老屋的墙身,选用的画漆必需经过特别筛选。为了让壁画更具独特性,壁画的漆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消失,时间约莫2至6年左右。

在魔镜迅速串红之后,游客及人民纷纷追问:这么好画的魔镜壁画,慢慢自动消失后,我们怎么办?

站在政府的立场,我们当然希望壁画能够被永远地保留下来。但我们始终需要问原创者,再给人民一个交代。

在咖啡馆内,恩尼斯向我表达了魔镜带给人们的乐趣。他的眼光尽是艺术。当然,他也透露,他曾经悄悄地为脱色的魔镜“补妆”,但艺术家毕竟有艺术家的脾气,坚持要让艺术作品,依原创的意愿慢慢地自动消失。

席间,恩尼斯向我要求增加艺术方面的拨款支持度。我尝试以公众的要求,加上其壁画为槟城其他多幅尔后出现的壁画来说服他。要知道,并不是每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都能够引起非艺术家(或非行内人)的兴趣。今天壁画的走红,可以说是一个巧合,可说是一个荣幸,但既然这艺术品经已成功串红并将人们融合了起来,为何就不借这难得的机缘让这继续下去呢?

他说,艺术发展不能单靠他一个人。我认同。所以我说:艺术要红,不容易,既然红了,成为景点了,就让它继续下去吧。他承诺会认真考虑,并同意与我一同在壁画前现身,面对媒体。

我也在饭桌上透露我对艺术的计划,并将会待他从挪威及意大利回来后,再与之分享。当天的结论是:暂时就把壁画好好地保留下来。

虽然其作品早已透过节庆,把版权交给州政府,州政府大可派人直接重漆;但这是不尊重原创者的举动。艺术是必需被尊重的,包括艺术家本身,这样我们才能透过艺术融合人们。

一直站在恩尼斯身边的女友,也非常支持保留壁画的建议。讨论结束前,恩尼斯告诉我,“乔治市是我的家。因为这里有艺术的自由。”

政治人物要获得艺术界的肯定,不只不简单,根本是难若登天。今天的魔镜系列壁画,因为政治人物放手给艺术界发挥,丁点不插手活动的内容,才会无端端让壁画走红。

自由,要从艺术开始。若是连艺术的自由都不保,这个政府甭谈什么更伟大的自由梦了。

至少,槟城现在已是艺术家圆梦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