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做回政府的本份

出席槟州发展机构(PDC)开斋节开放日时,总经理拿督罗斯里称:近期国库控股奉命到全国各州,针对州政府旗下经济及发展机构展开调查,以检视这些机构的表现、动向及未来,研究这些经济机构,能否继续为国家扮演角色。

罗斯里说,过去5年他对我时常说的名句倒背如流,于是在调查员到访稽查之际,说“一个政府的主要生意,就是远离生意”(The business of a Government is to stay away from business)。对方回应:这与其他发展机构所说的南辕北徹,哪有不做生意的发展机构?

尽管再赚钱的生意,落到政府手里,最后肯定亏大本。主因有几项。首先,公务员没有赚钱的头脑。第二,哪里有人愿意为政府去拼老命赚钱,赚再多也不是你的,亏了钱也不用背债,即使官员廉洁,谁会用心“替政府赚钱”呢?

最糟糕的局面就是政府的生意被趁火打劫、中饱私囊、黑箱作业,结果亏钱的黑洞越来越深。与其坐拥产业、基设,自己做又亏大钱,为何不将之脱手,或出租、或出售,稳赚租金总比因亏钱而坐食山空好吧?

于是,槟州政府干脆不做生意,先把亏钱的养殖鱼生意卖掉,再透过公开招标将地段出租,增加收入。然后,连年亏损的高尔夫球生意,由一批连高球都不会打的公务员管理,怎能赚钱?于是公开招标让出管理权。

政府为什么要与私人界抢生意呢?政府应该做的,是管理、监督、展开社会计划、打造工业地,刺激工业发展、启迪民智,兴建平民屋等。论生意,政府岂是私人界的对手?最离谱的是,过去不熟的领域,政府竟然可以屈身为小股东(也就是没有话事权),要做生意,起码也要持股51%做大股东啊。

在一些较成功的国家,政府不只没做生意,还在当地商家面对经济危机时,拯救国内企业免于倒闭。可是我们的国家很奇怪。就以之前槟城市政局公开招标出售基设为例,说明只有槟岛人可能竞标,威省人也无权,让人纳闷。

若是政府工程,为照顾当地(特别是乡区)企业家,我勉强能接受这附加条件,但,在政府要拿到最高额的出租/出售率时,怎能有槟岛和威省区域之分呢?一个槟城,实在不需要有太多山头主义。

过去5年,我发现政府浪费太多时间做不知所谓的生意。只懂吃鱼却要学人投资养鱼、捕鱼业;身为政府却涉足须请外劳的棕油种植业;也学人种榴梿、办学院,甚至把工业学院开到外州去。这些“政府的生意”,唯一共同点是:无一赚钱。5年来,我们陆续脱手与州政府“正业”无关的业务(或生意),目前就只剩下一间即将脱手、根本无法跟大酒店集团比的酒店。

当一个政府不去做好政府应有的本份(管理州属和监督),却插手生意这块无法赚钱的投资时,你就知道,太多资源浪费在不对的地方了。只有把手头上从来就未曾精通过的生意放掉,一个政府才能回归政府的本份,做管理、做监督,而不是沦为商场上的败将。

Advertisements

槟城2.0的100天

要评估一个新政权及团队,“百日新政”是最常见的标准。

一个政府上任百天内做了什么,往往是决定能否在任期内有更大作为的关键。

虽然505大选是槟州民联第二次当政府,但连任的首100天,我们丝毫不敢怠慢,更不敢辜负槟州人民给予的强大支持。

完成官方仪式后,我们一步一步朝向落实竞选宣言的方向。第二届,我们必需做得比第一届更好。问题是:第一届做得太好,现在,我们不只要做得最好,还要做得更好。

首先,我们每年颁发100令吉给没工作的家庭主妇,感激她们的贡献。这并不在槟州竞选宣言内,而是民联全国宣言(即每年存600令吉到家庭主妇的公积金户口)。夺不下联邦,我们转在州政府能力内发出回馈金。

此外,我们积极在各区成立社区巾帼部队,凝聚妇女力量,提供各社区基设,让女性有发挥平台。政府也为州内35岁以上女性免费乳房扫描,以提早诊断乳癌等病症,甚至连交通也提供。

基于肾病是最普遍的文明病,我们在槟岛浮罗山背成立了洗肾中心,让收入有限的肾病病人,以每次30令吉洗肾。第二个洗肾中心将在威省建立。

作为一个依赖服务业特别是旅游业的州属,我们重视德士司机作为旅游大使的角色。竞选宣言阐明:一旦胜出,我们每年将分发600令吉给州内有注册的德士司机。这个承诺,我们从三周前就陆续颁发。今年我们只颁发2013年下半年的300令吉,但这是制度化的津贴,希望此后,德士司机可以衣着得宜,好好向游客介绍槟城,让游客对槟城留下良好的印象。

去年财政预算案中,民联也定下消除州内贫穷率的目标,确保州内每个家庭月入至少770令吉,否则州政府将加额,让槟城脱离贫穷线。

我们也积极建立绿肺,如大山脚的玻璃主山休闲场所。我也委任特别官员专门处理文化及艺术事宜。体育方面,我们物色各区的地点建设室内足球场。促进科学方面,我们要打造全国首个科学咖啡馆,激发学生对科学的兴趣。强化诚信方面,中选议员皆公布自身的财产,一切摊在阳光下,让人民检视是否有不寻常的财务增长。

房屋方面,政府计划兴建超过2万2千172间的平民屋。在减少交通阻塞方面,除了持续扩建州级公路,我们也展开近10年最大型的改道计划,将部分繁忙路段改成单行道,以在不牺牲老树的情况让交通顺畅。

作为政府,我们需确定当前经济的起落。槟城强项的制造业,在今年首季的成长率只有0.3%,比去年同期4.4%弱。反之,大马服务业首季以5.7-5.9%增长,建筑业更以14.7%成长率前进。因此,我们极力推动旅游及发展计划 。今年杪,槟城将见证首个海上主题乐园的成立。

我们要为游客打造新的体验、新的产品,但前提是这必需是可负担的。最重要的是,这一切计划和目标,若没有良好的治安为前提,一切努力将前功尽废。目前近乎天天有枪杀案,而警方却束手无策, 虽然这是联邦的责任,但治安一旦处理不好,遭殃的可是全国人民,槟城的发展也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拼命在黑区装闭路电视。

拼治安,搞得好是英雄,做不到就是狗熊,槟城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若我们都无法确保州内治安良好,即使是完成上述的所有承诺,也是毫无意义的。

搞好治安,是槟城2.0政府100天的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