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回政府的本份

出席槟州发展机构(PDC)开斋节开放日时,总经理拿督罗斯里称:近期国库控股奉命到全国各州,针对州政府旗下经济及发展机构展开调查,以检视这些机构的表现、动向及未来,研究这些经济机构,能否继续为国家扮演角色。

罗斯里说,过去5年他对我时常说的名句倒背如流,于是在调查员到访稽查之际,说“一个政府的主要生意,就是远离生意”(The business of a Government is to stay away from business)。对方回应:这与其他发展机构所说的南辕北徹,哪有不做生意的发展机构?

尽管再赚钱的生意,落到政府手里,最后肯定亏大本。主因有几项。首先,公务员没有赚钱的头脑。第二,哪里有人愿意为政府去拼老命赚钱,赚再多也不是你的,亏了钱也不用背债,即使官员廉洁,谁会用心“替政府赚钱”呢?

最糟糕的局面就是政府的生意被趁火打劫、中饱私囊、黑箱作业,结果亏钱的黑洞越来越深。与其坐拥产业、基设,自己做又亏大钱,为何不将之脱手,或出租、或出售,稳赚租金总比因亏钱而坐食山空好吧?

于是,槟州政府干脆不做生意,先把亏钱的养殖鱼生意卖掉,再透过公开招标将地段出租,增加收入。然后,连年亏损的高尔夫球生意,由一批连高球都不会打的公务员管理,怎能赚钱?于是公开招标让出管理权。

政府为什么要与私人界抢生意呢?政府应该做的,是管理、监督、展开社会计划、打造工业地,刺激工业发展、启迪民智,兴建平民屋等。论生意,政府岂是私人界的对手?最离谱的是,过去不熟的领域,政府竟然可以屈身为小股东(也就是没有话事权),要做生意,起码也要持股51%做大股东啊。

在一些较成功的国家,政府不只没做生意,还在当地商家面对经济危机时,拯救国内企业免于倒闭。可是我们的国家很奇怪。就以之前槟城市政局公开招标出售基设为例,说明只有槟岛人可能竞标,威省人也无权,让人纳闷。

若是政府工程,为照顾当地(特别是乡区)企业家,我勉强能接受这附加条件,但,在政府要拿到最高额的出租/出售率时,怎能有槟岛和威省区域之分呢?一个槟城,实在不需要有太多山头主义。

过去5年,我发现政府浪费太多时间做不知所谓的生意。只懂吃鱼却要学人投资养鱼、捕鱼业;身为政府却涉足须请外劳的棕油种植业;也学人种榴梿、办学院,甚至把工业学院开到外州去。这些“政府的生意”,唯一共同点是:无一赚钱。5年来,我们陆续脱手与州政府“正业”无关的业务(或生意),目前就只剩下一间即将脱手、根本无法跟大酒店集团比的酒店。

当一个政府不去做好政府应有的本份(管理州属和监督),却插手生意这块无法赚钱的投资时,你就知道,太多资源浪费在不对的地方了。只有把手头上从来就未曾精通过的生意放掉,一个政府才能回归政府的本份,做管理、做监督,而不是沦为商场上的败将。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