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3

生病日记

今年马来西亚日,是我当首长以来,病得最糟糕的一次。

工作特别多吗?作为州领袖兼党领袖,我的时间表几时都一样满,但病魔却在中秋找上门。

914难得有上午空档,于是约了植物园顾问史图沃到植物园巡视,顺道晨运。

当晚我奔走于威省汽车城的车展及升旗山山顶的中秋晚会,一切安好。直至周日,我从柔佛返槟,出席槟州政府在大山脚举行的州级中秋晚会时,开始感觉有点发烧。

既然答应出席,又是州级活动,我不能贸然缺席。当然,我相信我顶得住,更在节目结束后,大胆抱病跑场,赶往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的中秋晚会。

万万没想到病情会恶化得这么快。周日晚整晚发冷,盖了好几层的被、连风扇都没开,一旁的太太热得满头大汗,我却冷到发抖。

感觉不妙,隔天一早先到医院抽血检验。过后出席北海新芭底东海宫的动土礼,陪同出席的助理汇婷已发现我的不妥,但那是选区的神庙,人家连吉时都已选定,怎样也得撑下去。

然后,我再赶场主持移交抚恤金仪式,颁发给早前在巫统旗下子公司矿湖溺毙的巫裔孩子的家属。我们聆听他们对该公司的不满(因为该公司在悲剧发生后不理不睬);威省市政局也在事发后,对该公司的计划发出停工令。

中午,我赶到怡保,除了出席可敏同志的社区中心开幕,我也计划在同志安排下会见数名潜在投资者。其中一名是霹雳州养殖鱼业的业者,另一名则是码头及造船业业者。这两个领域,也是槟城自民联执政以来获得突破性蓬勃发展的领域。

单是养殖鱼业,民联执政后,共批了303张执照,让槟城成为继柔佛之后,国内第二大养殖鱼产出产地。在这之前,执照需透过中间人取得。州政府认为:海洋这么大,若是业者擅自养鱼,政府也没有能力采取行动,不如简化申请程序,让合法商家堂堂正正申请执照,政府可赚取执照费,业者有钱赚,何乐而不为?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在往怡保的路上,医生致电,通知我说检血报告出了,证实细菌感染,若是发烧没有好转,就得乖乖入院吊点滴,否则病情加剧,手尾可长了。

在车内穿着大衣发冷的我,虽然觉得病魔来袭,但理应还能撑多一个会面。在古拉律师楼讨论行动党法律问题时,也是专科医生的再也巴兰见我脸色苍白,坚持逼我进院(真的谢谢贵人,否则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就遭了)。

司机把我送到怡保班台医院吊点滴,取消两个会面,但为不让支持者失望,我一出院就往可敏的节目跑。当天,我也知悉,在威省高巴三万有活动的公正党领袖安华,其实和我同病相怜,但政治活动需要领袖撑场,是身在政治圈中无法逃离的现实。我们唯有相隔两地,抱恙“上阵”。

我入院的消息一传开,助理的手机也响个不停。谢谢所有关心我病情的媒体及领袖。回槟再往医院跑,做另一个彻底检查,再继续吊点滴。

这一刻,手上插满了管子,只有一只手可以自由活动。拼命联系同事,安排晚上节目的代表(包括林秀琴州议员的中秋节及州级马来西亚日庆典),以及重新安排隔天的活动及会议。

这几天,槟城的媒体因没有我的节目而感到纳闷(当然,病人怎能出席节目?都取消了),但许多一早定下的会议,尤其是有外坡出席者时,我就医院 会议两头跑,时间一到,拆下管子奔往28楼开会,会议一完,乖乖听医生的话,赶回医院吊点滴,直到医生批准回家为止。

此次卧病在床,才发现:生病真的惨过一切,什么都不能做。看来,我必需承认自己不再年轻、必需认真看待医生的劝告,在百忙中抽时间运动,以不辜负人民的期待。顾好自己的健康,才能展开更多惠民政策。

Advertisements

跑制度,要监督

常在发表演说时,我爱引述一句话:“若政府是愚蠢的,拥有聪明的人才也没用,因为所有的聪明人也会被笨政府赶走”。

要达到国际城市的目标,我们不能单靠聪明的人民,各机构都要聪明,包括政府机构、公民社会及私人界。

一向来,外资对槟城的印象是很专业的,这与主流媒体报导的完全不同。他们作出的分析基础,从来不靠主流媒体,而是源自于他们取得的资料,或从中立机构取得的情报。

他们决定注资的过程,都着重于一个政府能否信任、能不能够交货。外资要的,是“最佳的治理、最少的干涉”(Maximum governance, minimum government)– 也即是政府莫跟私人界“抢生意”。我时常说的“一个政府的主要生意,就是远离生意”,完全符合他们的心愿。

外资从不相信甜言蜜语,他们只相信事实和数字。他们不要只会天花乱坠的吹蛇卖艺佬,反之他们要的是手持滑鼠真正在做工的人(Not snake-charmers but mouse-charmers )。

滑鼠上一个轻轻的点击,随时是塑造社会希望的关键。要改造一个州属,首先需要从改造公务员做起,才能达到国际水准。

这5年来,我们在改造公务员时,认为制度是最重要的,也即是1)人;2)系统;3)科技;以三合一来执行任务。除了要找对的人,也要让这个人做对的工,而沿用的制度也必需有效率及效能,再结合最新的科技,就锦上添花。

记得在第一届时,我常常与各部门主任开会,确保州政府的指示获得全面传达。原以为第二届了,制度已经“成形”了,就在上周,刚好需会见数名主任,就索性召开类似的部门主管会议,才发现,我们依然必需时时监督,以免执行的人,不慎“出轨”。

类似的事件,最近发生了好几宗。第一宗是曹观友行政议员明明发信要两个地方政府“劝告”戏院莫上影《王者之风》,结果发出的信函却成了“指示”,搞到第二天需要补发公函纠正州政府的真正意思。

第二宗则是市局对坍塌的二桥发出停工令后,却在未知会州政府、行政议员及首长,并在未通过各项报告的情况下,自行发出复工令。

第三则是增购闭路电视及巨型机械事件,说好今年内添购,却变成后年才买,届时缺乏机械的部门,要如何良好运作?于是,透过类似与主任级的会议,我们“挽救”这些决定。但不是每项失误都来得及被纠正– 就如已发出的复工令,总不能就这样任意收回。

最糟糕的是,有时非常重要的事项也会不慎在会议记录的“讨论事项”内被删掉。查询后证实,原来是官员忘了加进去,而不是刻意删除。若少了关心的步骤,许多事情真的在神不知鬼不觉下就走调,或是乖离政府的原意。

这些事件告诉我们:要达到国际水准,有了制度还是不够的,我们须结合人、系统及科技三管齐下。毕竟人是血肉之躯,是需要去监督的,虽然一届之后,我们成功定下“跑制度”的模式,但也不能忽略“要监督”的环节,往后,除了心血来潮随时召开部门主任会议外,看来,更需要不时突击检查各部门,确保一切符合政府的大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