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制度,要监督

常在发表演说时,我爱引述一句话:“若政府是愚蠢的,拥有聪明的人才也没用,因为所有的聪明人也会被笨政府赶走”。

要达到国际城市的目标,我们不能单靠聪明的人民,各机构都要聪明,包括政府机构、公民社会及私人界。

一向来,外资对槟城的印象是很专业的,这与主流媒体报导的完全不同。他们作出的分析基础,从来不靠主流媒体,而是源自于他们取得的资料,或从中立机构取得的情报。

他们决定注资的过程,都着重于一个政府能否信任、能不能够交货。外资要的,是“最佳的治理、最少的干涉”(Maximum governance, minimum government)– 也即是政府莫跟私人界“抢生意”。我时常说的“一个政府的主要生意,就是远离生意”,完全符合他们的心愿。

外资从不相信甜言蜜语,他们只相信事实和数字。他们不要只会天花乱坠的吹蛇卖艺佬,反之他们要的是手持滑鼠真正在做工的人(Not snake-charmers but mouse-charmers )。

滑鼠上一个轻轻的点击,随时是塑造社会希望的关键。要改造一个州属,首先需要从改造公务员做起,才能达到国际水准。

这5年来,我们在改造公务员时,认为制度是最重要的,也即是1)人;2)系统;3)科技;以三合一来执行任务。除了要找对的人,也要让这个人做对的工,而沿用的制度也必需有效率及效能,再结合最新的科技,就锦上添花。

记得在第一届时,我常常与各部门主任开会,确保州政府的指示获得全面传达。原以为第二届了,制度已经“成形”了,就在上周,刚好需会见数名主任,就索性召开类似的部门主管会议,才发现,我们依然必需时时监督,以免执行的人,不慎“出轨”。

类似的事件,最近发生了好几宗。第一宗是曹观友行政议员明明发信要两个地方政府“劝告”戏院莫上影《王者之风》,结果发出的信函却成了“指示”,搞到第二天需要补发公函纠正州政府的真正意思。

第二宗则是市局对坍塌的二桥发出停工令后,却在未知会州政府、行政议员及首长,并在未通过各项报告的情况下,自行发出复工令。

第三则是增购闭路电视及巨型机械事件,说好今年内添购,却变成后年才买,届时缺乏机械的部门,要如何良好运作?于是,透过类似与主任级的会议,我们“挽救”这些决定。但不是每项失误都来得及被纠正– 就如已发出的复工令,总不能就这样任意收回。

最糟糕的是,有时非常重要的事项也会不慎在会议记录的“讨论事项”内被删掉。查询后证实,原来是官员忘了加进去,而不是刻意删除。若少了关心的步骤,许多事情真的在神不知鬼不觉下就走调,或是乖离政府的原意。

这些事件告诉我们:要达到国际水准,有了制度还是不够的,我们须结合人、系统及科技三管齐下。毕竟人是血肉之躯,是需要去监督的,虽然一届之后,我们成功定下“跑制度”的模式,但也不能忽略“要监督”的环节,往后,除了心血来潮随时召开部门主任会议外,看来,更需要不时突击检查各部门,确保一切符合政府的大方向。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