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事实

上任首席部长后,除了公务、投诉之外,常面对各种奇怪的事,如:冒充国际媒体借访问来讨广告费,这都被办公室的助理识破。

最近我更见识了国内主流媒体的霸道。一家私营电视台的财经编辑通过一名国会议员,联系上首长办公室,说有意就一周前签署协议书的63亿令吉“两岸三通一个槟城”海底隧道及道路工程,与我做一个深入的专访。

我们安排时间,访问地点在槟城。此君以“国内主流媒体对民联槟州政府从未有任何正面报导”为由,要求州政府支付该团队从首都到槟专访的交通及酒店住宿费,理由:“此专访会出很大,对你们(槟民联)很正面”。

这让我助理傻了眼。明明是你提出访问要求,却要州政府承担你的公务开支?开条件开得这般堂而皇之,这不叫专访而是变相勒索,说得更白,就是以国阵的传统方式要胁你付钱,以确保你的专访是“正面”的。

不用说,这个专访告吹了。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正当槟城要迈向国际城市、马来西亚要达到2020年宏愿的当儿,各领域包括媒体也需有国际水准。媒体在要求专访时有如斯的“特别要求”,一些媒体把自己当成不会犯错的机构,即使错了也不会承认,持着“新闻自由”的免死金字招牌逍遥过市。

比如:一媒体曾报导州政府工程没公开招标,我们提出一切证据后– 他们当一切没发生过,也不刊登澄清说明。为表清白,我只有提出法律诉讼,可是媒体却搬出“钳制新闻自由”的招牌来,媒体人个个人云亦云,却没有人去搞清楚事件的真正来胧去脉。新闻自由的金牌,可以允许你讲骗话、做不道义的事吗?

州政府与中国公司签署价值63亿的协议书,新闻篇幅都不比只有其10%银额的计划来得大。同样的,民联州年年制度化拨款给华校及拨地给需扩建的学校,版位也不比国阵州偶尔施点小恩小惠来得大。尽管版位再小,但我们接受,也尊重媒体,毕竟这是事实报导,我们不能接受的,是以谎言来做新闻。

比如,槟政府要求联邦加强公共交通不得要领后,我们开始策划兴建基础建设。我们逐一向媒体公布这过程,可是有媒体不理权限在谁,选择谴责州政府没以公共交通为优先。有基本常识的人都懂,公交是联邦而非州政府权限,某些媒体工作者怎能当作不懂,然后借此攻击州政府呢?

另一例子: 内长阿末扎希在马六甲口出狂言要封报馆,除了当今大马之外,其他主流媒体只字不提。若是换作是民联领袖说,报导篇幅可用“铺天盖地”来形容。这,就是媒体对国阵和民联的截然不同态度。

两度落选的槟州国阵领袖涂仲仪医生之前透过媒体,指我与一名前州议员郭庭源是亲戚关系,所以后者抄前朝议员的州议会问题后,没面对处分。在证明了我俩并无亲戚关系后,大家(包括媒体)不当一回事,连向他追究的跟进新闻也免。

一名普通的国阵领袖在胡言乱语后,竟然连被媒体跟进的责任都不必负,那,有官位的国阵领袖,岂非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必被问责?

要达到国际水准,媒体需遵从新闻自由的原则。第一,需给予同等的回应权(同样的版幅)来澄清。主流媒体中,中文报虽未十全十美,但起码有尝试提供回应权及跟进报导。第二,言论是自由的,而事实是不可侵犯的(opinion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若不慎犯错应承认及道歉。在蒙受不实报导困扰、媒体又不澄清时,我们只能起诉胡乱报导的媒体来自卫,却被一众媒体人标签为干预新闻自由,而那些动不动要关报馆的人,却不见得遭受此等谴责。

这是我国的政治现实。但我坚信,言论是自由的,事实是不可侵犯的。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