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镜的走红

最近,除了因英国《卫报》将槟城的《姐弟共骑》列入世界15最佳壁画,让恩尼斯走红全球外,他在新山一幅被当局认为有损形象的《转角遇到匪》,再度引起媒体关注。

<!–more–>大家都知道恩尼斯因槟城的壁画走红。但更多人其实不知道,何以他会在槟城画画、为什么他被允许公然在古迹区涂鸦。

故事缘起于2011年。当时槟城州政府委托了Joe Sidek 担任《乔治市节庆》(George Town Festival)的总监。这是自乔治市成功入遗后,我们从2010年起,每年主办为时一个月的活动,以庆祝申遗成功,并让古城得以继续“活”起来。

在我们征求2012年度《乔治市节庆》节目建议书时,工委会接到恩尼斯的建议,以在市区6个角落,画上壁画,称为“乔治市魔镜系列”,不收专业费(当然,他那时尚未走红),只求补贴特制油漆的费用。

工委会顾虑到:节庆除了艺术表演,也应有节庆前的热身,欣然接受了这建议。

当然,故事并不像“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这么简单。首先,工委需与恩尼斯一起物色地点,然后征得业主同意,有些作画地点,甚至需动用起重机把他载起来作画,这些锁碎的安排,都是主办单位与恩尼斯在默默完成。

第一幅画完成后的好几个月,坊间“完全没有动静”。工委紧张得很。花这么多功夫,却没引起注意,计划是否失败了呢?要怎样向州政府交代呢?

担忧才开始,冷汗还未抹干,《姐弟共骑》不知何故,无端端在网络上串红。民众创意地摆出各种姿势与魔镜合照,制造出不同效果,一股的壁画风潮就这样开始了,连带把2年前的《铁线艺术》也带红了。

艺术就是这么一回事。红得不明不白。于是,恩尼斯接下来的壁画系列,都成了媒体追访的目标。当然,这也引起一些本地艺术工作者不满,认为本土艺术家没被“眷顾”,而在其中一幅壁画附近,画上了“本土艺术已死”的戏曲脸谱(保留迄今)。

我想说的是,恩尼斯并非州政府花费巨额请来作画的,而是他提呈了其他艺术家没有提呈的建议。我是一个政治人物,不懂艺术。从节庆筹办的第一天起,我把节目自主权完全交给工委,要让恩尼斯画魔镜系列,是工委决定,我只能支持;魔镜走红,是工委的功劳,我们是沾了光。

工委反映,2014年建议书中,韩国就有超过10份建议书。工委说,我们预算不足,无法资助团员前来表演。对方说,不打紧,我们自费来,酒店机票我们自付,只盼表演团有缘参与《乔治市节庆》。

另一边厢,为鼓励本地创作走出槟城,走向国际,工委需派员物色、接洽及与本地具潜能又有兴趣参与的团体,让他们在节庆中亮相,打响知名度,费的时间、精神和钱财,比请外国团体来更多。然而,他们从不抱怨,因为他们身负栽培更多本地艺术家的任务。

恩尼斯因2012节庆走红,但2013节庆,他不再有份。今年主题是《百家被》及《秘密花园》计划。《秘密花园》是为古建筑的后巷,添加各类植物点缀,吸引人们重新关注这个长期被遗忘的空间。今年试行几个小区,反应不错,或会延至明年。

至于同属恩尼斯出品的《转角遇到匪》,在他乡蒙受不一样的遭遇,若要我以政治语言来评,我会说,“如果当地政府坚持把《转角遇到匪》清涂,我欢迎恩尼斯回到他走红的起点(槟城),画上一幅一模一样的壁画,等到有朝一日,民联执政柔佛之后,我们再把它‘搬回去’”。

不过,从艺术角度而言,每个艺术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复制不得。若有天恩尼斯想把他曾在槟城遭攫夺的经验化为壁画,我们不会有异议,毕竟这可作警惕民众之用,诚如他所说的,艺术不会破坏一座城市的形象,但罪案会。

我们接受别人的批评,我或许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言论自由如此,艺术自由,更要如此。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