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监督,请专业

林冠英

在专栏见报的两天前,槟房地产商公会召开记者会,发表了对州内房产的展望,当然也对州政府宣布的新房屋政策发表意见。

未翻晚报前,我就接到发言代表的急电,表明他洋洋洒洒说了影响房价的各大因素,包括地价(20%)、建筑原料价格(60%)、政府费用(12-15%)及其他(8-10%)如劳工短缺、消费税、产业盈利税、国家银行条例等因素,但被断章取义,报导只突出槟政府征高费导致房产价高涨一例。他说:“看来他们要对付的是我,不是你!”

是的,媒体只会报导他们想要报导的事,所以选择突出发展商骂民联政府的内容,让读者产生错误的印象,认为今天槟城楼价高涨,都是槟政府征费所引发的。现在,发展商也体会了被选择性报导的感受。

习惯扭曲报导的《新海峡时报》不说,现在连其中两家中文报,也以这种断章取义的方式作报导,而事实上,这并不是槟州楼价高飙的主因啊。

过去,媒体抨击州政府没管好房价,导致州内楼价飙升得离谱。这些忠言,我们都听进了,于是在2014财政预算案,配合首相纳吉,推出了一系列打房政策,引起业者不满。

当时要州政府“管好”楼价的记者,这时不只保持沉默,一些还联同发展商来抨击政府(只有槟城被骂,纳吉是“安全”的),更有受访者透过第三者转告:他的言论被媒体扭曲,他没说过州政府此举乃惩罚州民。更有正直的记者看不过眼,在面子书谴责同行“担心发展商少赚几个钱”不顾公众利益本末倒置。

有时,同一句话、同一个意思,由我口中说出,和与其他人口中说出,媒体间的反应也有极大的落差。

槟城州选后,我发文告指有媒体就“天兵派本土派”大作文章的当儿,本身其实已混淆了他们眼中的天兵和本土派。被他们标签为本土派的党员,选输了就变成天兵,或反之。我透过文告点出这逻辑的问题,被炮轰成我不允许别人批评行动党有派系,却丝毫不提主题(即媒体自身的矛盾)。

同样的,上周日,选区党同志为我在升旗山顶庆生,州主席曹观友连唱6首歌助兴(原来他唱歌挺不错)。他向我透露,州选后有记者对他说,“你(曹氏)进去(州选前)时是本土,出来(复选后)却是天兵了”。他在选后也对媒体说:成绩证明:行动党并无你们(媒体)所说的有本土和天兵派啊。

我不只一次提起媒体间“民联好欺负”之风。同是调薪,砂州资源丰富、人民穷苦,议员调薪300%,不见有媒体特写式报导;民联执政的州属因理财得当年年有盈余而调薪,就成了千古罪人般被质问,连自诩中立的媒体,在处理调薪课题也如此厚此薄彼,“照顾”国阵州的“感受”。

大选期间,一家本地中文报,报导首长的新闻篇幅,远远比不上那位被该报刻意美化到处派钱的破产奸商。

我们分得很清楚,有些媒体有国阵背景,但当中也有专业的记者;有些媒体尝试中立,但其记者群中也有国阵的枪手。遗憾的是,为何当我们指出媒体的错误要求纠正时,却被当成是媒体的共同仇人。

你们说,你对记者的要求这么高,却没有同等对待你撒谎的党员。我说,党员错了不改,自然不成气候也无法更上一层楼;而媒体不同,你们掌握了监督的第四权,我们的高要求,是希望你们监督时更专业。

让我对媒体专业失去信心的,是槟州3大中文媒体组织,在505大选期间的非常时刻,毫不避嫌地公然接领由亲国阵一马NGO发出的各5万大元“慈善基金”,然后就不了了之。

你们监督政府,你们批评政府,我们接受,同样的,掌握第四权的媒体,难道就不需要接受人民的检视了吗?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